首页 东方 2.1

2.1

2.1 图曰老妹 2725 2018-10-24

  “快,快让开,快让开!”

  急促有力的吆喝声从医院急救部的大门外传来,急救部的室内里其他患者循声眺望,好奇着、猜忌着,这么大阵仗送来的人要么是家世显赫,要么是伤势惨重的国家栋梁之才。抬着担架的两名医护工作者虽然落脚利落且频率快,但也算是极其平稳的。再看那躺在担架上被抬着的人,蒙着一层防菌布、一动不动的好似没了声息一般。

  紧接着急救室里的三名医护人员推着移动床赶至门口,医护人员迅速的把伤者转移到移动床上,小跑着向抢救室推去。

  一位资历颇深的中年医师已经接到上级的紧急通知,紧急抢救一名高层领导。中年医师急忙召集来他的优秀学生们,携带着他们在抢救室里等待。

  “叶教授,这次是什么大人物,这么大阵仗竟让您亲自出马?”

  一名戴着复古圆边眼镜且长相甜美的女医生轻声问道。

  “莫家的莫城。司棋,你先去去进行病史采集。”

  司棋愣了一下,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关于莫城的事迹,她是从家里人那儿得知的,什么天之骄子,璀璨之星,她倒是觉得莫城在作秀,怎么可能有那么完美的人,司棋也一直对莫城这人嗤之以鼻。忽然司棋感受到来自周遭沉闷的氛围,她才醒悟过来,这里是医院而她是医生,医生的职责是治病救人,不可以对病人带有色眼镜。司棋连忙打起精神:

  “好的教授。”

  叶教授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不禁变得有些踌躇。林岐,一位在神经内科颇有天赋的医生,也是叶教授最得意学生。他知道这次的救治对在场的人来说非同小可,更关乎他们几个未来在医学领域的发展。情商也颇高的他,知道此刻恩师的焦虑。林岐便走到了叶教授身边,安慰着他:

  “教授,我们怎么地也算是医学界的精英了,您还不相信自己的学生?”

  叶教授看着他的学生们一个个充满坚定的眼神,他紧张不安的神情逐渐放松下来了,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等下各司其职,相互配合,让我见识一下这几年你们都长进了多少。”

  突然抢救室的大门被人撞开,只见医护人员推着移动床跑了进来。叶教授以及他的学生们迅速的迎了上去并进行快速、全面的初步评估:

  “伤者心搏呼吸微弱、神志昏迷,血压四十,怀疑颅脑损伤。”

  林岐皱着眉慎重的说到。

  “伤者严重大出血,怀疑与胸外伤有关。”

  孟华染熟练地处理着莫城重要部位的伤口,看了一眼林岐紧接着说到。

  “是的。伤者低血压、颈静脉怒张、胸壁可见开放性伤口,呼吸困难,有皮下气肿,气管向健侧位移。”

  马晓细致的观察完伤口紧接着说到。

  “伤者四肢,盆骨均损伤,怀疑脊柱也有损伤。”

  子维双手快速的捏着莫城那软趴趴的断裂部位说到。

  叶教授欣慰的看着他这些得意门生井然有序的说出检查结果,这结果竟和他评估的结果不相上下,甚至还有些超出他的期许,叶教授心里有些小得意,但叶教授同时也在默默的叹息:

  莫大少伤的如此严重,哎,尽人事、听天命吧。

  叶教授认同的点头,严肃准确的做出决断:

  “华染,你来控制伤者休克、大出血,为伤者做抗休克治疗。”

  “马晓,你马上为伤者做紧急开胸手术,患侧胸部第2至3肋与锁骨中线交点处用17号针头穿刺、排气减压,并进行CVP监测。”

  “是的,教授。”

  孟华染与马晓异口同声回应道。这时司棋匆忙的拿着莫城以及莫家的家族病史赶回到抢救室,叶教授迅速的把资料浏览了一番。

  “叶梓,你马上给伤者做体格检查。司棋,你去实验室检查评估出血情况。林岐,你来配合我给伤者做X线CT、MRI、腹腔穿刺,快。”

  “明白。”

  “林岐,你马上动态观察伤口,找出隐藏的深部损伤、继发性损伤。”

  “伤者四肢是闭合性骨折、盆腔内脏器均损伤严重、脊柱骨折移位。”

  这时子维抬起头郑重的对着叶教授说到。

  “四肢外固定。赶快进行椎板减压、脊髓探查、内固定术。马上准备内脏器损伤手术。”

  叶教授立刻果断回复到。

  叶梓虽见过受伤严重的伤患,但第一次见被人揍成这样的伤患。她心里估摸着,这定是有血海深仇啊,叶梓感叹着那下手人的残忍。叶梓谨慎的检查完毕后镇定地说到:

  “伤者十二指肠破裂、胰腺损伤、激发颅内、胸内腹内出血。”

  叶教授似乎已经预知了这样的结果,他没有抬头便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气管切开插管,建立静脉通道,立即行CPR。马上进行手术。”

  这时林岐突然焦急的说到:

  “教授,伤者颅脑损伤,颅内凹陷性骨折,颅内血肿,必须马上手术!”

  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林岐,但下一瞬又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叶教授听到林岐的话顿时眉头紧锁,他没有过多的耽搁,放下手头的工作便快步的跑向通讯区,拨打了内部紧急电话。此时的他们忙的是焦头烂额,大大小小的手术显然非常吃力。

  “王院长,这里有一位颅脑损伤患者急需您过来做一下手术。”

  对方显然已经想到了莫城受伤的消息,从叶教授的语气中也感到了莫城病情的严重性,但那时他刚好在做另一台手术,等他下了手术台才看到上级指令。

  “好,马上过去。”

  突然抢救室里的监测仪器发出警报,林岐抬头看到屏幕显示的指标后,马上翻开莫城的眼皮并大声说道:

  “不好,伤者瞳孔涣散、心搏呼吸骤停无脉搏。”

  “除颤3次,分别200J、300J、360J。”

  叶教授连忙跑到手术台旁镇定的说道:

  “持续CPR,肾上腺素1毫克静推,3分钟一次。阿托品1毫克静推,2分钟一次。”

  叶教授一直盯着监测仪的显示屏,只可惜显示屏上仍没有任何波动痕迹。叶教授急得已是满头大汗,再次说到:

  “继续除颤。”

  “利多卡因1.5毫克静推,2分钟一次,注射纳洛酮2毫克。”

  “普鲁卡因酰胺静推30毫克,1分钟一次,持续注射。”

  “教授!”

  林岐他们听到叶教授下达这样的指令,不自觉的惊呼着,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教授。这些药副作用极大,就算恢复心跳也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成为假死人。叶教授复杂的看着他的得意学生们,不禁有些无奈:

  “用吧,他的命必须救回来。”

  直到注射了整整3支普鲁卡因酰胺,显示屏才开始有些波动。渐渐的莫城恢复了心跳,虽然微弱,但急救室里的人们还是松了一口气,相互露出欣慰的笑容。感叹着莫城的生命力顽强,这也就是传说中的命不该绝吧!

  “给氧,注射碳酸氢钠。”

  匆匆赶来的王院长带着他的助手们进入抢救室时,莫城的心跳基本已经稳定了。叶教授冲王院长点下头并对莫城的病情做了简单的阐述,然后对着他的几个学生说到:

  “林岐、马晓,你们两个就留下配合王院长给伤者进行颅脑手术。”

  交代完,叶教授就带着剩下四人离开了抢救室。被留下的两人先是一脸诧异,转瞬兴奋的相互对视。王院长打量了一下林岐与马晓,他知道这两人在医学界也算是后起之秀了,他确实很欣赏这两人,所以也就默许了。

  林岐与马晓心里门儿清,叶教授做这个决定不仅仅是出于他的私心,也是为了他们可以在王院长这儿获得更多的实操经验。殊不知这次“短暂”的经验,也是为他们后来成功救治特殊病人埋下了铺垫。

  七个小时后,抢救室门外的灯终于熄灭了,抢救室的大门再次被打开。王院长、林岐、马晓以及其他医生陆续的从抢救室里走出来,他们看似疲惫不堪,但脸上洋溢着发信内心的笑容,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值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