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2.3

2.3

2.3 图曰老妹 2613 2018-10-24

  自那日看着莫城“死掉”的瑶光大脑一片空白。她拖着满身是血的身子,双眼空洞的走向救助营。当救助人员发现她时,瑶光早已陷入昏迷。

  同样是消毒水味与血腥味混合的房间,瑶光则是被吵杂的声响吵醒的。瑶光拖着浑浑噩噩的脑袋,很想破口大骂:

  不知道扰人清梦是很可耻的吗?

  瑶光眯着眼睛晃了下脑袋,意外的发现自己竟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而且住的还是那种八人间病房,身上穿着印着“曙光医院”logo的病号服。

  “我的妈呀?我不是在做梦吧?我怎么在医院?”

  瑶光以为自己在梦里,赶紧啪的一下,给了自己一巴掌。

  “嘶,真的疼!”

  瑶光感觉到脸颊火辣辣的痛,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瑶光连忙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和胀痛的脑袋,嘟哝道:

  “我怎么在医院里?我不是应该在便利店打工吗?”

  “嘶,好痛~”

  当瑶光不经意触碰到她另一边脸颊上的伤口时,瑶光心里“咯噔”一下,只见瑶光下一秒就开始慌乱的四处寻找镜子。

  “尼玛,什么情况?我还是我吗?不会是穿越了吧?”

  瑶光翻箱倒柜的也没找到镜子,隔壁床的大妈以为瑶光犯了什么病,盯着她从苏醒到现在的一举一动。要么瑶光在哪里自言自语嘀咕什么,要么瑶光在哪上串下跳,这可把隔壁床的大妈吓坏了,大妈偷摸的按下了床边的急救键。

  就在这时,瑶光忽然转过头看向隔壁床的大妈。那大妈心虚一般、一动不动的盯着瑶光,生怕瑶光会对她做出什么恐怖举动一样。

  瑶光露出自认为比较可爱的表情对着大妈礼貌地说到:

  “阿姨,您那儿有镜子没?借我用用呗?”

  隔壁大妈暗下松口气,连忙点点头,赶紧把自己旁边的小镜子递给了瑶光。

  拿到小镜子的瑶光像大妈道了声谢,然后她便举起小镜子,仔细的观察她脸上的每一寸皮肤。

  事实证明瑶光真的想多了,她并没有穿越,也没有附在其他人的身体上,更没有其他灵魂争抢她的身体。她还是那张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脸,瑶光此时竟有些小小的失落。瑶光再次看到自己脸上竟还有些无伤大雅的伤口时,她的心情更加阴郁。

  由于隔壁床的大妈按下了紧急按铃,导致一名医生及两名护士快速赶来。当大妈看见医生和护士赶到时,大妈慌乱地拉住了护士的胳膊,悄悄的跟他们说瑶光的“诡异”。当两名护士得知大妈按紧急键的真正原因时,也是一阵无语,两名护士也在心里默默的翻着白眼。那名医生安慰好大妈后,便让一同赶来的两名护士先行回工作台,护士们瞟了一眼瑶光,觉得她长得非常一般并没有什么存在感时,没说什么便离开了。

  当那名医生走到了瑶光的病床前,他看到瑶光正拿着迷你小镜子,仔细的照着自己的脸。只见她一边照着自己一边唉声叹气,时不时还摆弄着她脸上的那些小伤口,瑶光的表情异常丰富,这让她面前的这位医生顿时感到十分滑稽。

  瑶光她终于察觉到有一束异样的眼光,一直在那里盯着她看。她不经意间抬起头,只见一位温文尔雅,身穿白色大褂的俊朗男子出现在她面前。

  瑶光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她的手里拿着小镜子停在半空中:

  好,好帅啊!我的天哪!这么帅竟然还是个医生,还来关注我,为我做检查!Oh my god!这就是传说中的艳遇吗?啊,哈哈哈哈~就这么放过他那我岂不是亏大发了?

  也不知道瑶光从哪来的勇气,抽了什么疯,或许别人都认为她脑袋坏掉了。只见瑶光一把抓住了面前的这位帅医生,男医生有些措不及防,险些被瑶光拽倒。

  显然瑶光刚才的痴呆样以及突然抓住男医生的动作,成功的把这位儒雅医生惊到了。这名医生本想着询问她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没曾想他竟然被她“非礼”了。如果她不是爆炸区送过来的特殊伤患,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这个奇怪的女流氓。

  瑶光看到男医生不太友善的表情,她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动作简直太浮夸了,她也能感觉到这位帅医生此时有些生气了。

  瑶光连忙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满眼还噙着泪水的问道:

  “医生哥哥,我,我刚刚有些激动。吓到你了吧。”

  瑶光缠着手指、低下头弱弱的说到。

  但这位帅医生显然不买账,就这样直直的站着,也不说话,这顿时让瑶光很是尴尬。现在瑶光心里直发毛,好容易她大胆了一次,竟然还碰到个钉子,她不禁在心里计较着:

  果然只有那些长得好看的人,做这些动作才会招人怜爱吧。

  瑶光壮着胆儿、抬起头,继续可怜兮兮地说到: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呀?我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呢?是不是就要死掉了啊?”

  帅医生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和瑶光对视将近两分钟。瑶光一直保持着可怜兮兮,随时都可能嚎啕大哭的状态。帅医生看着瑶光这流氓的态度,他在心里骂了瑶光无数次。只见他修长白皙的中指,轻轻戳了下架在他高挺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冷漠的说到:

  “小姐你好,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姓白、单字一蒙。”

  “哦..哦,原来是白一蒙医生啊,您好您好!”

  瑶光就像做错事的学生等待受罚一样,心里忐忑着。瑶光一想到她刚才的行为,肯定给帅医生留下了极差的印象,她后悔的想抽自己两巴掌。瑶光此刻可不敢再明目张胆的欣赏,她前方那张人神共愤的帅脸,但不看吧,瑶光心里就像猫抓般的难耐。瑶光只好眼神闪躲、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帅医生。

  瑶光看着白医生那穿着直筒裤的腿,她心里估摸着:

  嗯,好腿!白医生这身高怎么地也得有一米八加了吧!

  瑶光再偷摸打量白医生那挺拔笔直的身躯,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型的。再顺着往上看,一头柔顺的亚麻色短发,钻石般明亮的双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双唇,还有脸颊上那一对醉人的小酒窝。

  瑶光对自己的脑补非常的满意、狠狠地咽了下口水,这就是她一直幻想的白马王子呀。关键他还穿了身白大褂,那若隐若现的贵族气息,这对于迷恋某游戏角色的瑶光来说简直就是致命诱惑。

  白一蒙?哈,果然智商、情商都低的令人发指。这长得吧,嗯,确实也令人发愁。

  白蒙知道瑶光在偷瞄着他,他心里也在默默的嘲笑着瑶光。

  当白医生听到瑶光对他的称呼时,他差一点就笑出了声。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智障是不是苛刻了些。如果她不是涉及到那件事,现在又变成了国家秘密监控的特殊伤患,或许他还会逗逗这个傻妞、解解闷也说不定。

  “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瑶光掐着兰花指、故作淑女样儿仔细的回忆着,黛玉般摇着头、柔声说道:

  “我记得,我在便利店打工,然后,然后就想不起来了。呀,我的头好痛啊!”

  瑶光皱着眉、捂着缠着绷带的脑袋,伴随着痛楚竟连五官也变得扭曲,此刻的瑶光脑袋是真的痛。

  白蒙锐利的双眼紧盯着瑶光,生怕错过她面部细微的变化。白蒙原本那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白蒙再次看了眼瑶光的检查记录:

  一切正常。

  难道是惊吓过度造成的选择性遗忘?还是这傻妞在装失去记忆,从而来掩盖些什么?呵,就算装我也会毫不留情的拆穿你的!

  白蒙略微翘起的嘴角,眸中划过一丝精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