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2.8

2.8

2.8 图曰老妹 2930 2018-10-24

  初秋的黄昏有些微凉,微风轻轻摇曳着树梢,带起一阵簌簌的轻响。那红中带点儿绿的枫叶零星飘落好不凄凉。

  瑶光乘着公交车,看着那沿途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街景,回忆着那如梦般的住院时光,感叹着城市的变化。

  瑶光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了她居住的出租屋楼下,看着那原本破旧不堪的小楼被重新修葺过,瑶光不免有些感叹:

  “看来这包租婆在那场爆炸事件里得了不少赔偿啊。”

  “喂,小姑娘你是来租房子的吗?”

  忽然瑶光听到她脑袋上方传来好似包租婆的声音,瑶光连忙抬头看向了二楼,只见那圆润的包租婆探出那还没烫完的脑袋向楼下看。

  “嗨,房东,好久不见。”

  瑶光显然对包租婆这造型见怪不怪了,她友好的挥了挥手。

  “呦,我还以为谁呢。听说你住院了,啧啧啧,就知道你皮糙肉厚的好得快。对了,咱俩这合同早就过期了,你要续租就赶紧把欠的那俩月房租交了。”

  这包租婆是个十足的势利眼,而且欺软怕硬谄媚的很。每每得空她就嘲讽着那些个租客,这条街的人都知道她瞧不起外地人,她之所以能这么嚣张,还不都是因为她有个在检察院当官的哥哥。许多租客最后都无法忍受,所以这里时隔几个月就又会换一批租客。瑶光算是住的比较久的租客了,她能忍包租婆这么久,纯是因为房租便宜外加交通便利,而且瑶光基本上每天都早出晚归,除了每月交房租以外,其余时间根本碰不到那个万恶的包租婆。

  “您瞧,我这刚出院,还没来得及回屋里看看呢,我...”

  “哼,房间里可没钱给你装修,政府给的补助,你也看到了我都拿来装修这脸面了。你把房租补齐喽,我才好适当的给你换套家具。行了你赶紧拿钱,不给钱你别想进来。”

  “可是,我钱都在里面,你不让我进去我拿什么给你?”

  包租婆厌恶的看着瑶光,她又朝着瑶光丢出一串钥匙:

  “得得得,懒得跟你废话。你赶紧进去吧,真实晦气。”

  看着包租婆那恶劣的态度,瑶光也懒得和她计较。瑶光拾起地上的一串儿钥匙便快步走上了楼梯。

  楼梯被重新填过,走廊的墙壁也重新粉刷过,楼梯间的灯虽昏黄,但也算得上是明亮的了,小楼的环境也比之前干净不少。虽说瑶光租的是一个小单间,也就只有十来平米。但毕竟是她在这座城市里唯一落脚的地方,自己的房间还是布置的很好。

  瑶光开心的走到自己的房门前,只见面前的大门上,还黏贴着一层蓝色的塑料薄膜。瑶光轻轻叹了口气,随便的撕掉几块塑料薄膜,瑶光借着楼道里的灯光,从那一串儿钥匙里找到自己房门的钥匙。

  当瑶光打开了大门,楼道里的灯光洒进了她漆黑的房间,伴随着刺鼻的味道,瑶光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瑶光下意识地摸索着灯的开关,这灯却怎么都不亮。

  瑶光壮着胆子走进了她那一股霉味儿的房间,瑶光打开了手机里面的手电筒功能,四下的照了照。只见那墙壁是黑呼呼的,还有许多大裂纹。房间里唯一的一套桌椅也七扭八歪的,她的落地镜也碎了,手电筒发出的光照在地上一闪一闪的。瑶光床上的被子也成了灰不拉几的颜色,她的衣服也是脏乱的散落满地,还有那随处可见的蜘蛛网。

  瑶光百感交集、不知所措的看着这样的环境。

  “哎我说,你开个门怎么这么慢?”

  突然包租婆刺耳的声音出现在瑶光的门口,着实吓了瑶光一跳。

  “房东,我、我这间房怎么成这样了?”

  “什么怎么成这样,你不看新闻啊,后面那几条街发生了爆炸。你这窗户没关才搞成这样,我还没管你要钱呢。”

  包租婆在门口插个腰大声的叫到。

  “那,那我这房间你是不是该给我修一下,你这让我怎么住啊?”

  “哼,谁知道你还住不住啊,赶紧交房租,交完房租就给你刷墙。赶紧的,别耽误我的美容觉。”

  瑶光吵不过包租婆只好极不情愿的从包里拿出邵院长给他的“封口费”,缓慢的从里面抽出二十张毛爷爷出来。

  “给给给,找我20块。”

  包租婆鄙视的看着瑶光,目光又落到了瑶光手里的信封上。

  这小丫头片子不知道从哪得的这么些钱,目测这信封里还剩不少。啧啧啧,现在这些小姑娘为了赚钱真的是自甘堕落。

  包租婆越发的鄙视瑶光,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20元。

  “收好了,下个月再拖欠房租,我可是要收利息的,明天我就找师傅给你刷一下墙,今晚你先凑合着住吧。”

  说完包租婆像躲瘟疫一般,扭头就走了。

  瑶光还没来得及问这房间的电怎么停了,这包租婆就已不见踪影。

  忽然瑶光的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心里不停的埋怨自己:

  一生气就飙泪,跟人吵架,吵不过人家,自己却就成了哭腔。妈的,为什么给我这么怂的生理结构?

  瑶光看着脏乱的房间,她真的很想把这些全部扔掉。可能真的是过了两个月的大小姐般的日子,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她变得娇惯了。瑶光忽然好想给自己两巴掌,让她清醒一点,别再做梦了,赶快认清楚现实。终于,瑶光情绪基本稳定了,她开始收拾地上的衣服。一边收拾,瑶光一边安慰着自己:

  “会好的,会好的,一切都会变好的,啊~”

  鲜红的血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绽放出一朵美丽的血花。瑶光看着那被玻璃割伤的手指,似乎想到了什么。瑶光此刻并不感觉到痛,只是伤口有些凉凉的。

  笃笃笃,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瑶光下意识地看向了门口。只见那肥胖的包租婆插个腰,手里拿着个鸡毛掸子出现在瑶光的门口。瑶光以为包租婆是良心发现,特意给她送个鸡毛掸子,她刚想迎过去道谢,只听包租婆气势汹汹、毫不客气的说到:

  “你赶紧收拾收拾就滚吧,这里不欢迎你!”

  瑶光听到包租婆突然抛出的这句话,震惊的不知所措。

  “啥?我不是刚交完房租吗?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这房子不租给你这扫把星了,拿着你的脏钱,赶紧给我滚蛋!”

  包租婆连忙从兜里掏出刚才瑶光给她的那两千块钱,狠狠的砸在了瑶光的脸上。

  “押金跟赔你一个月房租,两清了。限你二十分钟之内赶紧收拾完东西滚蛋,不然我就叫人把你扔出去,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包租婆便走了,临走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了瑶光一眼。此时的瑶光握紧了拳头,她好想再勇敢一次,把那头胖得跟猪一样的包租婆狠狠揍一顿。

  从小到大,瑶光已经不是第一次受到这种羞辱了。记得瑶光还在念小学的时候,她就经常被同学们欺负。有一次瑶光实在忍无可忍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竟然一下子把所有欺负过她的人全都揍进了医院。而她自己也昏迷了一个星期,醒来时她却记不得发生过什么。

  等到她再次回到学校时,她就成为了老师和同学们心目中的异类,人人避之不及。也因此瑶光的爷爷砸锅卖铁赔了好多钱,但有两个有点小权势的家长,始终咽不下这口气,断了瑶光的爷爷所有的财路,把瑶光和她的爷爷往死里逼。最后瑶光和爷爷实在走投无路,只好离开那座城市,躲到了一个偏远、落后又贫困的小县城里。

  只是瑶光现在看不到,此刻异常愤怒的她,瞳孔逐渐变成深邃的紫色。瑶光紧握的拳头里,渗出一滴滴红色的液体。但这液体似乎已经不是人类的鲜血了,而是类似于硫酸那种有强烈腐蚀作用的液体,那液体滴落在地上伴着细微滋滋的声响,然后竟诡异的幻化作一缕烟消失不见,只留下那地面上一丁点的灰色印记。

  或许是瑶光天生拥有一颗强大的心脏,一会的功夫瑶光便调整好了心态,她的瞳孔也逐渐恢复了黑色。瑶光看着地上的钞票不再多想,连忙迅速的一张张拾起。瑶光又收拾了几件还能穿的衣服便拖着行李箱离开了房间。

  没走多远,瑶光忽然回头看着那住了一年多的出租屋,心里无比酸涩。瑶光回想起刚来到Y城时的兴奋,后来的难过,焦虑,不安等等等等,但她唯独没有放弃、离开的念头。可是现在,她突然就生出想要逃离这里的冲动,她不得不承认这座城市不属于她,她没有资格留在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