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3.4

3.4

3.4 图曰老妹 4420 2018-10-24

  “退让带来的基本都是得寸进尺,

  别妄想能换来什么尊重和心疼。”

  瑶光回到包厢就被那些热情的同事们给围住了,他们举着酒杯说瑶光她偷跑出去那么久,一定是会情郎去了,必须要罚酒。

  瑶光看了眼佳佳,只见佳佳神情闪烁、慌忙地看向了别处。

  “哪有的事,只是遇到了一个朋友聊了一会而已。”

  “行了行了,我们都懂。”

  小梅一脸坏笑抢先说到。

  紧接着小梅扭着腰肢,手里拿着一支刚打开的红酒。小梅微微翘起嘴角,复杂的眼神里划过一丝精光,她用那兰花指戳着瑶光的手臂妩媚的说到:

  “来来来,喝了这瓶酒,大家还是好朋友,我们呀,就放过你。”

  瑶光震惊的看着小梅手里拿着的那支红酒,青葱般的手指颤颤巍巍指着它说到:

  “你,你在开玩笑吗?红酒还能对瓶吹呢啊?”

  “呵,你把它当啤酒喝不就得了!再说了这是罚酒,必须喝掉的啊。这酒啊你绝对没喝过,而且外边也买不到同款,它可是醉蟹居的独家密制酒呐!你第一次来这么高级的地方,肯定是要喝个痛快的呀。”

  小梅拉着瑶光无比热情的说到,但她眼神中流露出的不屑与得意丝毫没有逃得过瑶光的眼睛。

  围观的同事们见瑶光迟迟不接酒,他们也开始起哄。他们七嘴八舌的催促着瑶光赶紧喝下这支红酒,那真的是威逼利诱、无所不用,瑶光再次感受到了这些人虚伪的一面,看着他们那伪善的笑容,丑恶的嘴脸,瑶光不禁冷哼了一声。

  瑶光豪爽的接过小梅手里的那支红酒,露出自信的笑容并对着周围的同事说到:

  “本打算等这酒醒一段时间再品尝的,没想到大家都如此着急看戏。那好,我便满足你们,我现在就尝尝这酒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说完瑶光一脸从容的把红酒全部灌了下去,途中没有皱一下眉头,反而很享受的样子。瑶光身旁的同事们不由得倒吸一口气,他们原以为瑶光会认怂,却没料到瑶光竟这么爽快的喝了下去。

  直到瑶光把整支红酒喝完而且她十分清醒、一点醉意也没有,像个没事人一样,彷佛她刚才喝的只是矿泉水而已,同事们不由得对瑶光的海量暗中赞叹,而想要看到瑶光出丑的小梅则十分窝火,她的五官有一瞬间变得扭曲,但置身职场这么多年的她,早已习惯隐藏,她很快便恢复了笑容。小梅收拢着额间发丝笑着说到:

  “哎呀呀,没想到瑶光你酒量这么好,深藏不漏啊,果然前途不可限量啊!”

  “彼此彼此,过段时间再晋升,你们还会见到今天这种的场面,放心,我是不会让你们等很久的呦。”

  瑶光露出挑衅的笑容、霸气的回应到。

  瑶光就是想借着酒劲儿告诉在场的每一个人,她瑶光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从今往后她也不会再做任何退让了。

  此刻在场的每一位同事无不被瑶光的话镇住,他们从来没接近过瑶光,他们也从未了解过瑶光,只是凭着日常的观察,他们就认为瑶光十分好说话,而且还没脾气,说白了就是十分好欺负。

  当他们得知是那个无权无势无背景的瑶光晋升为助理时,员工们没一个不嫉妒到红眼的,尤其是那几个资历颇深的,她们恨不得手撕了瑶光,小梅就是其中之一。但此时,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瑶光,就凭她今天的气势与猖狂,他们便不会再低估瑶光的“实力”。

  随后又有几个同事笑嘻嘻的拿着酒杯走近瑶光,套近乎的说到:

  “看不出来啊,你这小妮子酒量真好,来我们走一个,恭喜你晋升助理!以后多多关照我们哥儿几个哈!”

  这时刚打完电话的主管推门进入了包间,主管察觉到瑶光脸色微红,眼神似乎也变得迷离起来,又发现她旁边还堆满了不少的空酒瓶子。主管连忙快步走向瑶光,一把夺过瑶光的酒杯,皱着眉冲着瑶光面前的同事说到:

  “行了,瑶光喝的差不多了,别再灌她了,你们想喝就过来找我喝。这杯酒我便替瑶光喝了。”

  瑶光笑眯眯的看着她面前那些目瞪口呆的同事们,心里不由得十分解气。

  主管毫不犹豫地把那满满一杯酒喝完,看着主管豪爽的喝完杯中酒,瑶光夸张的为主管鼓掌。在座的同事们各个都跟人精似的,怎么可能看不出主管就是有意护着瑶光。通过这次的事,他们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了,也没人再敢小瞧瑶光了,他们开始暗自计算着以后该如何巴结、讨好瑶光。

  主管扶着瑶光找了个位置坐下,主管看着微醉的瑶光颇为不悦地皱着眉,神情又有些担心的说到:

  “你看看你,被灌这么多酒也不知道反抗一下,要是我一直没进来,你是不是要等着被他们灌趴下?”

  “您这不是进来了嘛,嘻嘻嘻。”

  主管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不再多说什么。此时的瑶光虽然神志清醒,但她还是感觉自己天旋地转的,瑶光的心里不由得开始咒骂着:

  妹的,这是假酒吗?以前喝一打啤酒都不会这么上头。这红酒真的是又贵又难喝。

  “主管,我有些难受我先去躺卫生间啊!”

  瑶光皱着眉揉着脑袋说到。

  “我陪你一起去吧。”

  主管说完便要扶瑶光起来,瑶光连忙摆手说:

  “不用啦,我可以自己去,您先吃点东西吧,我去去就回。”

  说完瑶光便在众人的目视中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包间。

  当瑶光关上包厢门的那一刻,瑶光松了一口气:

  终于出来了,憋死老娘了!我醉了?开玩笑!就这点儿酒就能灌倒我?哈,我那是心疼我的钱,不想再跟那帮人扯了!一个个都什么玩意儿啊!

  瑶光随意的在走廊上走着,隔着墙壁都能感受到其他房间里热火朝天的气氛。忽然瑶光觉得自己和这里的每一样东西格格不入,她似乎真的不喜欢这般热闹氛围。

  瑶光摇摇晃晃地走出了酒店的大门,初秋的夜风还是有些凛冽的,呼啸的夜风吹的瑶光秀发凌乱、也吹的她脑袋更加眩晕。穿着单薄衬衫的瑶光此刻并不觉得寒冷,反而觉得这夜风吹的她异常舒服,就连空气也变得格外新鲜。

  瑶光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只见她大口大口的吸着不太新鲜的空气,然后心满意足的傻笑着。还好这个时间路上的行人不多,不然路人一定以为瑶光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

  瑶光走着走着,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自己的身体也变得轻飘飘的,好似随时都可以随风飘走一样。她的手臂也不自觉的随风摆动,忽然瑶光精神一恍惚,她的脚下没有站稳,她的大脑已经意识到她自己定会摔个狗吃屎,可是她的大脑却控制不了她的身体。瑶光闭上双眼,准备就这样倒下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手拖住了她,瑶光顺势便倒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只是这一幕让瑶光突然觉得有些熟悉,彷佛她曾经经历过类似的事情。瑶光的大脑中闪过一些片段,但她却始终抓不住也记不起,这让瑶光有些烦闷,不禁哼了一声。

  环抱着瑶光的高大男子背对着灯光,还有些眩晕的瑶光实在是看不清楚眼前人的面孔,忽然一张模糊的脸闪现在瑶光的眼前,瑶光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怎么样?还好吗?”

  瑶光被男子轻晃了一下,待瑶光彻底看清楚面前的人时,瑶光便恢复了往日的神情,笑嘻嘻的说到:

  “原来是你啊,好巧啊,呵呵。”

  当白蒙看到瑶光那一瞬间的异常表情时,他真的很想问一句:

  你以为我是谁?

  但白蒙看到此刻的瑶光一直在那傻笑着,白蒙以为瑶光是喝多了,导致精神错乱,他便打消了询问的念头。

  瑶光不知道此时的她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纯真,微红的面容素颜的她纯净如出生的婴儿,这干净的气息使得白蒙那灰白的灵魂一颤,一股怦然心动的感觉油然而生。

  白蒙忽然意识到他似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变化,这一变化生生吓的白蒙渗出一层薄汗,白蒙差一点松开了那拖住瑶光的手。

  感受到温暖的瑶光死命地往白蒙的怀里钻,好似离了白蒙她会被寒冷冻死一般。这样的瑶光让白蒙的心里像猫抓般难受也十分煎熬,白蒙被“折磨”的有些恼怒,低声吼道:

  “你怎么喝这么多,你是酒鬼吗?”

  “我没醉,我就喝了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呵呵呵呵…”

  瑶光随意地比划着,冒着酒气傻乐着。

  看着话都说不利索的瑶光,白蒙委实有些无奈,他叹了口气说到:

  “还说没喝醉,你这女人真是的。算了,我们回家吧。”

  当瑶光听到白蒙说回家的时候,瑶光的心里忽然暖暖的。瑶光开心的点头,但她眼神里流露出的沧桑并没有逃得过白蒙的眼睛。

  忽然间瑶光的笑脸变成了哭丧脸,这阴晴不定的脸着实让白蒙有些蹙眉,他挑着眉疑惑地问道:

  “怎么了?跟我回家不开心了?”

  瑶光摇着头委屈的腔调似乎真的要哭出来一样:

  “不不不,我只是突然想到我还没去结账呢,今天是我请客,我请客呵呵…”

  白蒙听完瑶光的话,不禁有些失笑,白蒙宠溺的揉了揉瑶光的脑袋,温和的笑着说:

  “你啊,我还以为什么事。放心吧,我已经帮你结好账了。”

  瑶光醉意朦胧的眸中倒映着白蒙温润柔和的表情,此时瑶光的心情不言而喻。而白蒙却不知道,此刻的他是有多迷人,成功捕获了瑶光的一颗心。

  “谢,谢谢你。现在,我们回家吧!”

  瑶光露出洁白的牙齿,眼睛笑眯眯地弯成月牙状,宛如孩童般大声的欢快叫道。

  白蒙看到恢复笑容的瑶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里也跟着变得愉悦起来。白蒙轻松地打横抱起了瑶光,一脸柔情的笑着说到:

  “搂紧我的脖子,我们回家了。”

  瑶光窃喜并十分乖巧地搂住白蒙的脖子,脑袋也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瑶光嗅着白蒙身上独有的味道,嘤了一声便舒服的睡了过去。

  白蒙柔情似水的眼眸注视着怀中沉睡的瑶光,嘴角上扬不禁嘟哝一声:

  还是安静的你比较讨喜。

  “等等”

  白蒙循声驻足、转身回望,只见一身着职业装且容颜保持姣好的中年妇女,气势十足地叫住了他。

  “您是?”

  “我是瑶光的直属上司,她喝的有些多,还是我送她回家吧。”

  往日的温和已不再,白蒙清澈的眸中迸发出冰冷的气息,探究着站在他面前的这位中年妇女的真实意图。只见他面前的这位中年妇女面色平静,丝毫没有畏惧之色。白蒙冷哼一声,淡然的说到:

  “她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病人,这件事就不劳烦您了。”

  主管神情闪过一丝诧异,主管瞬间败下阵来,微低下头轻声说到:

  “好,但,这样会不会不方便?毕竟你们…”

  白蒙不悦地皱着眉,目光深沉的盯着他面前的这位中年妇女,忽然白蒙看到了不远处的一直在往他们这边看的佳佳,白蒙收敛神情冷淡的说到:

  “很方便,我们的关系应该不需要向您解释吧?夜已深,我们先走了,再见。”

  主管后背已渗出冷汗,但她还是要做出一脸担忧的样子。主管看着白蒙与瑶光离去的背影,心里思量着什么。

  “嘿,亲爱的主管在看什么呢?”

  佳佳的声音打断了主管的思路,主管瞥了眼佳佳,高冷的回应道:

  “没什么。”

  “哦,刚才那个是瑶光吗?她那个男朋友实在是太帅了,都不知道哪找的,继温柔又体贴的,她真的太幸福了,我好羡慕哦~”

  佳佳夸张的表情,一脸羡慕的说到。

  虽然公司并没有条文规定不允许员工谈恋爱,但他们都知道凡是员工有结束单身的,他们都会被莫名的辞退,时间一久这就成为了公司的隐形规则。

  佳佳因为白蒙的事记恨着瑶光,她就是想让主管知道,瑶光她已经不是单身了,她违犯规则就必须被辞退。佳佳一想到过不了多久瑶光就会被开除,灰溜溜的滚蛋,她的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别瞎说。”

  主管怎会不知佳佳的小心思,主管厌恶地瞪了佳佳一眼。

  “公司不需要在背后乱嚼舌根的人。”

  主管冷漠地说到。

  佳佳看到主管有些生气的神情和强硬的态度,佳佳瞬间被吓得脸色发白,她终于意识到瑶光已经成为主管的保护对象,再挑拨吃亏的是自己,佳佳便识趣的低下头不敢再多说话。

  这时同事们都陆陆续续的走出饭店,主管看着每个人都喝的不少,她感到更加烦闷。主管有些恼怒的说到:

  “好了,都回去好好休息吧,好好享受你们的周末,下周开始每个人都给我加班!”

  大家听到主管不太和善的话语,不由得暗地里唉声叹气、欲哭无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