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3.7(上)

3.7(上)

3.7(上) 图曰老妹 5053 2018-11-24

  秋意浓,刺骨凉,

  风吹梧桐诉忧伤,

  寂寞纷飞一抹黄,

  清幽悲戚无人晓,

  满目苍夷两茫茫。

  自那日衣带尽散的白蒙,无微不至地照顾那醉得一塌糊涂的瑶光后,瑶光那原本只有欲望、没有情念的心,终是敌不过她那心间不知何时萌生的芽。

  从情窦初开的那一刻起,瑶光宛若痴情的少女,痴迷着那俊朗帅气的白蒙。白蒙那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气质,温润似水的神情早已渗入瑶光的血液、霸占着她那颗懵懂的心。

  只是那日傍晚时分,白蒙突然接到一通电话,只是那通电话彻底地扰乱了即将在一起的两颗心。

  瑶光痴迷地在远处观察着白蒙,瑶光发现白蒙的神色竟十分认真,第一次见到白蒙如此专心的聆听着对方说的话。瑶光有一刻的好奇他们只见的对话,于是瑶光伸长了脖子,竖起了耳朵倾听着。

  之后,白蒙只是平静的“嗯”了几声而已。再然后,瑶光就看到白蒙神情慌乱地挂断了电话。

  从没见过如此慌张的白蒙,瑶光着实异常好奇,电话里究竟讲的是什么事。

  忽然,白蒙从柜子里翻出一包香烟,只见他动作有些粗鲁的从中抽出一支。烟缓缓地被点燃,满屋弥漫着好似巧克力味的香甜。瑶光忽然发现白蒙的手在略微的颤抖,下一刻白蒙便猛吸了几口手中的烟,浓浓地雾从他的鼻尖喷出、源源不绝。

  瑶光看着如此不正常的白蒙,她不知道白蒙究竟是遇到了什么大事,她竟感到此刻的白蒙十分的无助。

  瑶光一脸担忧地望着白蒙,几次三番地上前询问,但白蒙却自始自终不曾说一句话。白蒙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仿佛听不到、看不见身旁的瑶光。

  面对如此陌生的白蒙,瑶光的心里忽然像万针穿刺般难受,她那颗惴惴不安的心也生出了些许不安。

  直到瑶光看着白蒙吸完第五支烟时,白蒙霍然起身。只是白蒙那温柔的神情已变的冰冷,那曾经温和的气息也已变得陌生。白蒙不愿再看瑶光一眼,也不想再过多的停留,白蒙只是面无表情地对着墙壁说到:

  “照顾好自己。”

  随后,白蒙便匆匆的走出了大门。

  当瑶光的大脑反应过来时,空荡荡的大门处,早已没了白蒙的身影。此时,瑶光起伏不定的心,好似乘坐过山车般忽上忽下的,久久不能平息。

  瑶光双眼空洞地望着大门口,久久不愿回过神。

  (三周后)

  白蒙依旧没有再出现过,他的消失好似人间蒸发一般。白蒙消失的三周里,瑶光甚至偷偷的跑回到曙光医院,但那里也没有白蒙的踪迹,听那里的护士说白蒙貌似是请了长假。

  没有一通电话、没有一则消息,就连隔壁的大门都不曾有过开启的痕迹。

  瑶光每每经过白蒙家的大门前,她都会神不守舍地呆望许久。在那段时间里,瑶光彷佛觉得、她与白蒙的那些过往好似一场梦。

  梦醒了,他走了。

  瑶光的嘴角不禁泛起一丝苦涩。

  但瑶光的内心是坚强的、刚毅的,这种程度的“失恋”并不能击败她,她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瑶光的生活节奏又重新回到了半年前的状态——忙碌。

  情场失意的瑶光,索性将她的全部精力都转移到“拼命”赚钱这件大事上去。从此,瑶光又开始了她的那个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上班、下班、做兼职。

  虽说瑶光已经升职加薪,可以按项目拿到分红,但这并不能成为阻止她继续拼命赚钱的理由。

  有时瑶光会遇到几个项目同时堆在一起的情况,有时甚至加班加到后半夜。虽然瑶光的身体会因为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而感到疲惫不堪,但是,这丝毫不影响瑶光还要坚持做兼职的冲动。

  因为瑶光知道,忙碌会让她暂时忘记那个人,忘记那个曾经迷恋了许久的白蒙。而那个缠着瑶光许久的恐怖梦境,连带着梦境中的神秘男子也没再出现过。而她那段失去的记忆,彷佛如世间的一粒尘埃,无人再问起。

  每当夜幕降临在这座繁华的Y城,城中那一幢幢的高楼大厦顿时披上了华丽的衣衫。只见那车水马龙、灯火辉煌的街道,好似浩瀚闪耀的星河、瑰丽壮观。

  Y城的新街口是一条比较出名的商业街道,满街琳琅满目的小吃店尤为出彩。平日里的人流量也是不可小觑的,店与店之间的竞争也尤为的激烈。

  值得一提的是,这条街上的几家私房菜馆远近闻名。因其菜品鲜美独特、店内设计别具一格,而且隐私性极好,所以私房菜馆经常会成一些明星、大腕之类的聚集地。如果够幸运的话,像要几张签名照也是很有可能的。

  顺着整条街道放眼望去,各式各样的菜馆让人眼花缭乱。但在这条街道上,唯一比较突出、扎眼的就属一块橙红色的LED招牌。

  远远望去,整家店铺的风格似乎有些不太正经,同旧时涉黄的洗头店十分相似。如果不是招牌上那几个被设计的七扭八歪的字——OK便利店,路人绝对认为这家店是卖成人某用品的。

  只见,这家风格怪异的便利店,尴尬地存活在两家异常火爆的饭馆之间。原本那便利店门前的大片空地,已然成为楚汉河界,成功的被旁边的两家饭馆分割、占领。正在等位的客人们悠闲地坐在空地上各家摆放的凳子上,只见他们吃着瓜子、喝着茶水十分的惬意。

  忽然,一长相平凡的少女出现在便利店的玻璃门前,女子一脸气呼呼地瞪着外面那片被占领的土地,还有那被搞得一片狼藉的地面。女子耷拉着她的大脸,十分不爽的嘟哝道:

  “真是的,每次都这样,也不知道准备个垃圾桶。”

  “算了,算了,眼不见心不烦。”

  女子又瞟了眼墙上的时钟,离她收工的时间还早的很。女子便无聊的托着腮,心里思量着:

  嗯,反正现在也没有客人,我还是先清点一下货吧,省得明天又要手忙脚乱的忙上一阵儿。

  于是,女子便从前台的柜子里拿了一台平板电脑,然后慢悠悠地来到货架旁蹲下。只听女子发出“哎呀呀”的一声,只见女子舒服且毫无形象地支着脚坐在了冰冷的瓷砖地面上。女子一边清点着货物,一边用手里的平板电脑详细地记录着。每当女子在地上坐累了,她都会换个姿势,只见女子蹲在货架旁,一脸认真的用手里的平板电脑记录着什么。

  叮铃铃~

  忽然便利店门前的风铃声响起。

  “欢迎光临。”

  瑶光听到风铃的声响,她便知道是有客人来了。正在整理货架、蹲在地上的她并未着急起身,只是十分平常的说了一句问候的话语,暗示着客人店内是有人的。

  只听,一阵平稳的步伐声愈来愈近。忽然,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瑶光的旁边。瑶光看向那双皮鞋,顺着那身着深灰色西裤的修长双腿向上仰望,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瑶光的头顶。

  “看来,这段时间你过得比我还要忙。”

  男子那熟悉又温和的声音使得瑶光手上的动作都停顿了几秒,她那颗平复许久的心似乎因为白蒙的出现又开始悸动了。

  白蒙看着那呆愣的、迟迟没有反应的瑶光,白蒙便顺势蹲在了瑶光的身边。白蒙也知道现在的瑶光定然还在生他的气,白蒙有些歉意的说道:

  “这段时间,我都在照顾着一位大人物。保密工作十分严谨,手机也一直不在身上。直到我结束了手上工作,拿回手机,看到你那么多的留言,我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听完了白蒙“官方”般的解释,瑶光虽然心里还是不太舒服,但既然白蒙都这样清楚的解释了,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瑶光只是平静地点点头,平淡地回了一句:

  “我知道了。”

  白蒙一直都很了解瑶光,也知道瑶光的生活和他一样忙碌。心情不好的她,定然会让自己加倍的忙碌。白蒙看着瑶光眼睑下那略微发暗的眼圈和那满脸疲惫的神色,白蒙的心里着实是有些心疼眼前的女孩。白蒙细腻手温柔的摸着瑶光的脑袋,心疼的说道:

  “这几个礼拜,我几乎是没睡过几小时,但看来,你还没我休息的好。”

  是的,瑶光她就是这样,只有让她忙碌起来,她才会暂时忘记白蒙。

  瑶光的脚蹲的有些发麻,瑶光便忽然站起身,想活动一下她发麻的脚。顿时,瑶光感到一阵眩晕袭来。好在,白蒙眼疾手快的扶助了那即将倒去的瑶光。

  “谢谢。”

  瑶光站稳了身子,有些尴尬的冲着白蒙道谢。

  “其实你不需要这样辛苦的,你”

  还没等白蒙说完,瑶光便挣脱了白蒙的双手,瑶光自嘲的道了一句:

  “呵,没办法,生活所迫啊。”

  “你看你,我都说不收你的房租了,我可不是那个万恶的包租婆。更何况,我没逼迫你做什么吧?”

  瑶光看着白蒙那帅气的脸上呈现出的搞笑表情和他那清澈的眸中无限柔情,放佛那个她熟悉的白蒙真的回来了,瑶光几个礼拜的阴郁心情也逐渐变得明媚起来。

  瑶光不禁翻了个白眼说道:

  “不需要,我可不占你的便宜。”

  听闻瑶光这句话,白蒙黝黑的眸中划过一丝精光。忽然,白蒙俯下身轻声的对着瑶光的耳便叹道:

  “你占的便宜还少么?”

  白蒙的话顿时让瑶光想入非非、瞬间红了脸颊。好在没有外人看到两人的状态,否则绝对会引发无限遐想。

  “哎呀,讨厌~”

  白蒙看着脸颊微红,语气有些撒娇的瑶光,看到她的脸上终于展露出那久违笑颜,白蒙的心似乎也顺畅了许多,他不禁发出爽朗的笑出声。

  “你来这里找我,不会只是过来调侃我的吧?”

  瑶光转着她那黑溜溜的眼球疑惑的说到。

  “有吗?我,嗯、路过而已。”

  白蒙好似被猜中心事般,只见他用那修长的手指,尴尬地划了划他那高挺的鼻梁。

  “路过?你刚才不是还说你是第一时间过来找我的??”

  瑶光看着白蒙怪异的神态,她更加的疑惑白蒙到来的含义。瑶光的直觉告诉她,今天的白蒙一定有事找她,还是那种非她不可的事,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了。

  瑶光忽然间发现,白蒙的耳朵略微有些发红。刚才还充满笑意的眸子,恍惚间变得闪烁起来。

  瑶光的眉间微微鼓起,一脸探究的打量着白蒙,问道:

  “你,怎么了?”

  白蒙沉默了许久,随后慢吞吞的说到:

  “嗯,那个,这周末我们医院组织郊游。”

  “嗯,然后呢?”

  此时的瑶光虽口吻平静,但口不对心的她,心里早已翻江倒海般羡慕了:

  不愧是医院,福利待遇就是好,还有郊游。苦逼的我,公司连个团建活动都没有,不对,是有团建活动的,集体加班算不算?果然是人比人,逼死人啊!

  瑶光半天都等不到白蒙的回应,瑶光抬眼,忽然发觉白蒙此刻得神态竟有些扭捏。是的,扭捏。怪不得瑶光怎么看怎么觉得眼前得白蒙十分怪异。

  “你怎么啦?你是不想去吗?参加户外活动对身心有益啊,我可是想参加都没有机会得呢!”

  “那我给你这个机会。”

  白蒙突然笑眯眯的说到。

  瑶光听完白蒙的话,异常懵逼的盯着白蒙。瑶光的心里不自觉地嘟哝着:

  什么鬼?他在说什么?

  “你能陪我一起去么?每年这种郊游活动几乎是成双成对的。前几年是有事情便推脱了,今年恐怕要参加一次。如果是我自己的话,嗯、确实比较尴尬。”

  白蒙平淡的陈述完,他的眼神就不自然的瞟向了别处,他的手也随意的摆弄着货架上的物品。

  瑶光听完白蒙的话,起初她是真的有些云里雾里的。但当她回过味后,瑶光便情不自禁地低声的嗤嗤笑道:

  “想约我明讲啊,这么含蓄做什么。啰嗦这么一大串儿。”

  只见,白蒙那白皙的脸颊疑似出现一抹红晕。

  “没关系,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别放在心上。”

  白蒙佯装有些恼火的样子说到。

  “欸,小气!算来算啦,看在这段时间我这么辛苦的份儿上,确实是该放松下自己。我就接受你的邀请啦。”

  白蒙听完瑶光的话并未看向瑶光,他只是敷衍的发出了“嗯:的一声,表示他已经听到了。只不过,白蒙的眼底已然充满笑意,那笑意的背后竟还有一丝得逞的兴奋,白蒙的嘴角隐隐地扬起,就连他那随意摆弄着商品的动作也变得越发的温柔。

  “你,”

  忽然,白蒙的手机响了起来,瑶光下意识地观察着白蒙的神情。只见,白蒙优雅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的他并没有出现不寻常的表情。白蒙微笑着对瑶光说到:

  “抱歉,我先出去接一下电话。”

  “嗯,好。”

  看着白蒙离去的背影,瑶光心中那复杂的情绪,说不出也道不明。就好似白蒙每次出现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让瑶光心里很不是滋味。

  瑶光透过玻璃,望着远处还在打电话的白蒙,他的不远处正有几个排队等位的异性们,瑶光看着她们眼中时不时露出的爱慕眼光,又相互的窃窃私语。瑶光的心里忽然间有种她的东西正被人窥视着,这种感觉让她十分的不舒服。但瑶光也不得不承认,白蒙他确实是万里挑一的精英,瑶光不禁感叹着他那高颜值,酸溜溜的嘟哝道:

  “长得好看,气质又好。果真是容易吸引人眼球啊。”

  不一会儿的功夫,白蒙便挂断了电话,快步回到了便利店内。

  “我老师要我回一趟院里,你也认识的。我,”

  “知道啦,大忙人,你赶快去吧。”

  这次,没等白蒙说完瑶光便抢先说到。

  白蒙诧异地看着瑶光,心理充满着疑问:

  我印象中这样的流程不是应该会有一段挽留与不舍么?这次怎么如此痛快?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

  瑶光看到白蒙疑惑的神情,她只是笑了一下,紧接着说到:

  “治病救人是大事啊,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放心吧,我还是会像往常一样坐公交车回去的。很安全,放心放心。”

  白蒙看着瑶光说话的神态,听着瑶光说话的语气,好似和平常一般无二,白蒙的心里略微有些失望,白蒙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说到:

  “好吧,到家之后给我发个简讯吧。我先走了。”

  “嗯嗯,拜拜。”

  瑶光笑嘻嘻地目送着白蒙离去,当白蒙的身影彻底消失后,瑶光脸上的笑容也瞬间不见了。只有瑶光她自己清楚,她的性格就是那种:人前笑得很开心,其实内心却十分孤寂。

  她承认她自己就是一个怪人,瑶光自嘲的笑了笑:

  也是。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瑶光失落的摇摇头,情绪低迷的走回还未整理的货架旁,继续整理着货架上的商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