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3.9(下)

3.9(下)

3.9(下) 图曰老妹 6690 2018-11-24

  距离帝豪大厦五十公里外的一座名为米花大厦的一个写字楼里,虽然这座写字楼有二十八层,但它的每一层都是一片繁忙、嘈杂的景象。

  这座写字楼的底层水牌上,挂着几家在Y城还算得上家喻户晓的企业名称。其中有一家名叫“荣域投行”的企业,只见这家企业占据了整座米花大厦的中高楼层。

  这座米花大厦的第十五层是一间特殊的办公区域——开放式办公区域,同时这间办公区域也是隶属于荣域投行的。在这片开放式的办公区域里,摆放着将近四十张工作台且每一张工作台上都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文件。

  只见工位上的每一位员工都在各自忙碌着,就连那摆放在角落里的几台打印机,也正在无休止地运行着。员工在工位上敲着键盘的声音、茶水间里机器设备运转的声音、休闲区中人们谈论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层楼。但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中,对于那些忙碌到忘我境界的人来说,他们往往是听不到的或者根本无暇顾及的。

  “啊啾~啊啾~”

  突然,埋头在资料堆里的瑶光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但瑶光并未急着擦掉她鼻子里的鼻涕,而是继续盯着她的屏幕、快速的敲着她的键盘。

  当瑶光感觉到她的鼻涕即将要流进嘴里时,她这才舍得空出一只手。只见瑶光用一只手继续敲着键盘,而另一只手则是伸向纸抽盒的方位、胡乱的在摸索着。当瑶光摸到纸巾时,她急忙从中抽出了两张,然后便粗鲁地往自己的鼻子上一擦,瑶光没好气的嘟哝道:

  “这谁啊,叨咕我还是骂我呢?真是烦人。”

  瑶光的工作台上堆满了各种资料,细细一瞧,那些资料的标签大抵是:

  某某公司成功收购某某公司的策划方案、某某公司的财务报告、某某公司估值统计。

  而瑶光此时做的事则是整理这堆方案,提炼要点并记录,这也是她的主管这段时间交给她的一项重要任务。但瑶光此时并不知道,这些材料都是有人授意她的主管让她学习的。

  虽说瑶光之前只是一名普通的办公室文员,她做的工作基本上也无非是最为普通的杂活,除了极少数她会帮其他同事复印一些重要文件外,她可是从未接触过这些重要资料的。但拥有一颗大心脏的她,坚信自己是可以成为更优秀的人,虽然她也深知自己不够聪明。

  砰!

  突然,一摞文件措不及防地砸在了瑶光那乱糟糟的桌子上,差点将她的水杯打翻。瑶光惊讶的抬起头,然后一脸懵逼的盯着“送”来文件的佳佳。被佳佳吓到的瑶光,她再看了下佳佳那张不善的脸。此时的瑶光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瑶光只能在心里暗暗骂道:

  “你这丫的,有病吧?会放东西吗?真是无语!有事说事,你别耽误老娘工作。”

  “主管让你先帮我整理这些,市场部那边要的比较着急。打断你的工作,实在是不好意思啦。”

  佳佳忽然露出那伪善的笑容,只听她说话的声音十分响亮,而且语气又十分的亲昵,搞得好似要让所有同事都听到她的话,让他们误以为他们的关系很好一样。

  瑶光皱着眉,满脸不悦的看着尽情表演的佳佳。当瑶光听到佳佳说,主管已经同意了这件事,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喜怒形于色的瑶光只能不情愿的“嗯”了一下。

  “好哒,那谢谢你啦。还有哦,这些材料最晚明早传给我哦,那我先去忙其他事啦,辛苦喽。”

  瑶光听完佳佳的话后,不禁瞪大了眼珠。瑶光连忙翻看着眼前那厚厚的一摞文件,这些文件都是市场部上个季度的销售数据,有些文件里甚至还参杂着各个分部的明细。看到这些瑶光忽然有种骂街的冲动,只听瑶光在心里默默的哀嚎道:

  我的天啊,咋这么多呢?尼玛,我不吃不喝通宵看也看不完啊。

  当瑶光看到佳佳得意忘形的转身离开时,瑶光也顾不得那所谓的淑女形象。突然,瑶光扯着嗓子大声的叫道:

  “欸,你等等先!你给我的这些没电子版的吗?难道要我对着这堆文件,自己做表出来?”

  佳佳听到瑶光这么不礼貌的问自己,她那张自诩为人见人爱的甜美笑脸忽然冷上了几分,但她的声音却依然十分的柔和说到:

  “有电子版的话就不用麻烦你啦,快做吧,不然你就要忙通宵啦。”

  说完佳佳不屑的冲着瑶光冷冷的笑了一下便转身离开了。

  瑶光已经顾不得佳佳临走时那可恶的嘲讽嘴脸,此刻的她满脸沮丧。瑶光看着自己这乱糟糟的桌面,已然觉得自己是丧到家了。

  瑶光很想去找主管问清楚,问问她佳佳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瑶光在工位上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这堆材料明显是几天才能整理出来的,现在只给我这么几个小时的时间,我怎么可能做的完啊?”

  瑶光丧着一张脸,而后她又想到了些什么。只见瑶光皱着整张脸,而后又继续的自顾自的嘀咕道:

  “一旦我这样问出口,那不又表明了我的情商是极低的吗?况且,我就这样冲动的去找主管的话,那主管她一定会认为我是来质问她的!那肯定会给主管留下不好的印象啊。哎,真的是脑仁疼!”

  最终,瑶光还是说服了自己,放弃了那个念头。

  就这样,瑶光开始了她那不吃不喝不上厕所的工作节奏,埋头认真的整理佳佳丢过来的那堆材料。直到夕阳西下,办公区域里的那些嘈杂的声响已不再。一弯新月斜挂在空中,窗外的灯火变得通明。

  瑶光感受到她周围的环境变的异常安静,瑶光这才抬起头,伸长了脖子环顾四周。只见这片偌大的办公区域内只剩下瑶光一个人。虽然这片办公区域里的灯都亮着,但瑶光的心里还是有些发慌,她甚至觉得此时的环境异常瘆人。如果换作前段时间公司业务繁忙的时候,那这片办公区域可就不是如今这般“凄凉惨淡”之景。

  瑶光壮着胆四下张望着,同时瑶光也在好奇着,只听她嘴里不停的嘟哝道:

  “今天是什么情况?竟然都走光了!我的天哪,这真的只剩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加班啦?”

  瑶光忽然瞟到了她桌上的台历,只见她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神色十分夸张的说到:

  “哎我天,原来是周五。难怪这么安静,这都出去浪了吧。”

  “周五?今天是周五?”

  忽然间,瑶光想起了她和白蒙的那个约会是在明天。瑶光惊愕的望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此时已经将近十点钟了。瑶光又看了一眼她桌子上的那些;还需要整理的一小摞文件,只听瑶光扯着嗓子惨叫到:

  “哎呀!我的妈呀,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我这要通宵干活的话,那我明天可就不是去郊游的了,而是去交命的啦!这可咋整啊!”

  瑶光那刺耳的惨叫声回荡在这片偌大的办公区域中,也许是因为这回声有些恐怖,瑶光竟有一刻是全身僵硬、不敢动弹的。等瑶光缓过神后,她便小声的自我安慰道:

  “该死的,我竟被自己的声音吓到!瞧我这出息,真是大写的尬尴。”

  突然,瑶光错乱的大脑中冒出一个极为恐怖的念头:

  现实已扼住她的咽喉,强迫着她从工作与白蒙之中选择一个。

  只见,瑶光愁容满面,那张大脸快要皱成包子褶状了。忽然瑶光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只听,瑶光异常纠结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好难啊,简直太难了!这根本没办法做选择的嘛~”

  “要我放弃工作的话那不等于没钱花了嘛,虽然白蒙赚的应该也不少,绝对有能力养我。但是吧,要我伸手管他要钱?不不不、这绝对不是我的风格。”

  “但如果要我放弃白蒙的话;嗯、那我估计我肯定会没心情工作。这,这就是道无解的题嘛!”

  就在瑶光不停的在纠结她该如何选择时,忽然一道清冷的女声出现在瑶光的脑海中:

  “朋友,你想多了。”

  这道清冷的女声彻底的击碎了瑶光的臆想、惊醒了神智错乱的瑶光。瑶光好似被一盆冷水从头拍到脚,浇的十分透彻。

  “是了,我们只是朋友。哎,是我想太多。”

  瑶光有气无力的说到,她的神色也好似被霜打的茄子、蔫蔫的。

  就在这时,白蒙突然打来了一通电话。瑶光瞟了一眼手机屏幕,忽然间她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只见那双眼睛瞪得像灯泡一样溜圆。瑶光那刚才还低迷的情绪瞬间雀跃了,她脸上的笑意更是直达眼底。

  瑶光一把捞起手机,看着手机屏幕停顿了几秒,只见瑶光激动的深吸了几口气,清了一下嗓子假装镇定的按下通话键,说到:

  “喂,白蒙怎么啦?”

  “这么晚了你还没回家么?”

  电话那头的白蒙声音十分柔和,但这声音里似乎还夹杂着隐约的担忧。白蒙这迷人的嗓音除了让瑶光欣喜之外竟还有种百听不厌的感觉。

  “没呢,我还在公司加班呢。赶不完的话,估计要熬通宵了。”

  此时的瑶光心情特别好,她那略偏中性的嗓音都变的轻柔,完全听不出一丝烦闷的感觉。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刚才的那般坏心情似乎是种错觉。

  “嗯?又加班?全体么?”

  白蒙的声音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是啊,只有我自己啊。因为明早就要的,所以有些赶。”

  瑶光微笑的说到,她那声音里还有些甜甜的味道。

  “喂!那个小姑娘。你怎么还不走啊?我们这要锁门了,你赶紧收拾一下回家吧!”

  突然,一道底气十足并伴有微弱回音的中年男子的声音,萦绕在瑶光所在的办公区域内。这道声音着实吓得瑶光手一抖,险些将她手中的手机扔到地上去。瑶光循声望去,原来这道声音是来自这栋楼内的保安。

  瑶光安抚了几下自己的小心脏,只见她的手、下意识的捂住了电话的话筒,只听瑶光朝着保安大叔喊道:

  “大叔,今天怎么关门这么早啊,平时不是十二点才关门嘛?”

  “唉,这不是周末吗。再说了,今天就你一个人儿,开这么多灯太浪费电了。”

  瑶光听完大叔的话后,她不禁皱着眉、看了眼桌面上还没来得及整理的材料,小声嘀咕到:

  “虽说公司严令禁止员工私自将公司的资料带出去,但是,今晚这儿的情况确实是有些特殊的。况且,之前确实是有一些同事把没完成的工作带回家去做了,也没见出什么大问题啊。”

  瑶光纠结了一会便做出了决定,她决定把还没昨晚的材料带回家去做。此刻瑶光的心里惴惴不安,只听她自我安慰到:

  “在哪做不是做啊,况且我也不是什么商业间谍。嗯,回家做这些效率肯定高一点。”

  “好的,大叔,我收拾一下就走。给我五分钟好吗?”

  瑶光笑呵呵的冲着大叔说到。

  “行,你收拾吧,我等下再来关灯。哦,这么晚了,你个小姑娘回家也要注意安全啊。”

  保安大叔笑呵呵的说完便背着手臂转身离开了。

  “你不用着急出来,我开车去接你。”

  忽然白蒙的声音从瑶光的手机里传出。原来瑶光不知何时,她那只捂住话筒的手移了位置。瑶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连忙说道:

  “啊,你都听见了啊。呵呵呵,没事,我自己可以搭地铁回去的。”

  “我已经在路上了,很快到。不需要挂电话,你先收拾吧。打开扬声器。”

  瑶光感觉到电话里白蒙的语气忽然间变得有些奇怪,她还没来得及问白蒙他怎么了,只听电话那头的白蒙语气略微有些冷淡、但似乎又夹杂着一丝祈求的感情说到:

  “下次可不可以,不要捂住电话。”

  “嗯?”

  瑶光听到白蒙说出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她的脑袋瞬间有些短路。瑶光拧着眉思考着:

  难道我捂住电话的行为是不礼貌的么?

  “我只是想知道你周围的环境而已,我、怕你遇到危险。”

  白蒙的声音虽不似刚才那般冷淡,但瑶光听到白蒙的这句解释时忽而笑了。她知道白蒙是担心自己的,白蒙的心里亦是有她的。

  虽然他们现在不是那种亲密关系,但白蒙对她的关心还是让瑶光心里暖暖的。况且,白蒙带给她的这种温暖的感觉一直都在。

  瑶光眉眼弯弯,她那满脸的笑容好似要溢出一般,只见瑶光甜甜的对着话筒说到:

  “那好,我答应你了。无论我以后周围是什么环境,只要和你通话,我就再也不会捂住话筒了。但是,你可不要嫌我这边吵到你呦。”

  正在开车的白蒙,听到电话那边瑶光如此俏皮的声音,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疑似露出一抹微笑,他那双清冷的眸子也噙着一丝笑意。

  “好。对了,你还是同你的主管说一下,带走文件的事,这方面谨慎一些。”

  “额,这个你也听到啦。好吧,那我给主管发一封邮件吧。”

  瑶光尴尬的笑着说到。

  于是瑶光便听话地把手机的扬声器打开,然后把它重新的放回了办公桌上。由于瑶光是第一次给主管发送邮件,所以她十分详细的阐述了自己的状况,并且委婉的提出自己需要带离文件的申请。

  瑶光编辑好邮件并成功发送后,只见瑶光神情闪烁的望着电脑,而后有些不安地开始整理着那些她还没统计编制好的材料。

  忽然,一封邮件从瑶光的显示屏中弹出:

  OK! best regards!

  当瑶光看到主管的回复时,她差一点就激动的叫出声。只见,瑶光把那些需要用到的材料全部塞进袋子,然后从她的电脑中拷贝好需要用到的文件。最后,瑶光再三确认没有落下的东西后,便兴奋的关上了电脑。

  “收拾好了?”

  白蒙温柔的声音忽然从电话里响起。

  “是啊,你快到了嘛?”

  瑶光支着牙、开心的问道。

  “嗯,已经在楼下了。”

  当瑶光听到白蒙已经到楼下时,她不禁愣了一下。下一秒,瑶光便十分粗鲁的抓起了那个装满材料的袋子,直冲向电梯口。

  当瑶光跑进电梯时,只听她气喘吁吁的说到:

  “你、你怎么不早说啊,我还在那儿不紧不慢的收拾东西呢。”

  “呵呵,我怕你落下东西。没事,不差这几分钟。”

  白蒙的话总是让瑶光心情愉悦,倍感温暖。

  瑶光略微焦急的看着电梯飞速而下,她的心情随着电梯下落的速度,竟也开始莫名的激动起来。很快,瑶光乘坐着电梯来至一层。

  当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一股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这寒风把瑶光吹的是异常精神,只可惜瑶光还是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瑶光赶紧收拢着身上的外套,然后一路小跑来到写字楼的门前。

  忽然,瑶光看到不远处的白蒙早已站在了他的那辆低调的吉普车旁,只见白蒙的双手插进他那件灰白色呢大衣的口袋里,此时正帅气的倚靠在车门处等待着瑶光。

  看着此刻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白蒙,瑶光的眼泪竟然瞬间流了出来。只是她并不确定,她眼里的泪水是被寒风吹出来的,还是被白蒙感动的,或者二者皆有。

  当白蒙发觉瑶光出现在写字楼的大门外时,他便快步的走向瑶光,顺势接过瑶光手里的东西。忽然,白蒙看到瑶光的眼睑处还挂着泪水,白蒙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白蒙略微张着嘴并没有说什么,只见他下意识地抬起手,神情温柔的拭去了瑶光眼睑处的泪水,只听白蒙那沉醉的嗓音里充满着担心、轻声的问到: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还哭了?”

  瑶光抽泣的摇着头,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白蒙说到:

  “你怎么不在车里等我?外面这么冷,感冒了怎么办!”

  白蒙有些惊愕的看着瑶光,下一瞬,白蒙那帅气的脸上露出阳光般温暖的微笑。忽然间,白蒙微低着上身,只见他那性感的薄唇凑近了瑶光的耳边,低声叹到:

  “傻瓜,我没事的。”

  白蒙只觉得此时他眼前的这个眼睛红红、鼻头红红的瑶光甚是可爱。突然间,白蒙那健壮的长臂朝着瑶光的肩膀一勾,直接把瑶光的整个身体圈进了他的怀里。一直处于懵逼状态的瑶光,任由白蒙搂着走向了那辆停靠在不远处的吉普车。

  白蒙贴心的为瑶光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待瑶光坐好后,白蒙便替她关上了车门,随后白蒙快步的坐回到驾驶位。

  瑶光看着如此体贴的白蒙,她那年少时曾渴望被温柔以待终成现实。此刻她那激荡的心境、溢满着感动,这不禁又让她的眼角湿润了。

  忽然,瑶光感到自己的下颌被两根青葱般细腻的手指钳住,只见那光洁的指尖十分轻柔地摩擦着她那圆润的下颌,,恍惚间那指尖的力气却又变的异常霸道,迫使着瑶光的脸庞扭向白蒙的一侧。

  瑶光被白蒙这突如其来的动作震惊到了,她便呆呆的顺着那只白皙的手、抬起她那泪眼朦胧的双眸望去,入眼的竟是白蒙那一脸的疼惜,只听白蒙轻声说道:

  “你看看你,眼睛红红的,太丑了。”

  瑶光知道白蒙是故意说这句话用来刺激她的,所以瑶光并没有真的生气。瑶光只是装模做样的“哼”了一声便转过了她那张微烫的脸。

  “车里太闷了,我透透气而已,况且我有分寸、不会那么容易生病的。”

  “哦,我只是风大迷了眼睛。现在好了,司机大人,你可以开车了。”

  白蒙看着此时耍着小孩子脾气的瑶光,不禁失笑的摇摇头,而后一脸宠溺的摸摸瑶光的脑袋、温柔的说道:

  “好,我们回家了。”

  伴随着车内舒缓的音乐,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此刻瑶光的身心感到了莫名的安逸。瑶光刚想借景抒情时,只听白蒙那温润迷人的嗓音再次响起:

  “哦对了,你要通宵办公的话还是去我那里吧。你那间屋没有书房,不方便你办公。”

  白蒙从后视镜里发现瑶光一言不发的望向窗外,见她的神色好像还有些迷茫,这样沉默的瑶光着实是让白蒙有些担心的。

  听到白蒙的话,瑶光先是微愣了一下,而后又点点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是啊,我住的那间屋确实是没有书房。”

  瑶光转过头再次看向正在认真开车的白蒙继续说到:

  “那如果我去你那里的话,会不会打扰到你休息啊?”

  “不会,或许我还可以帮你的忙也不一定。”

  白蒙看着前方的道路、微笑着说到。

  当瑶光听到白蒙说他会帮自己忙的时候,瑶光不禁睁大了她那泛着精光的双眼,只听她再次激动的叫起来:

  “真的吗?你真的会帮我整理资料吗?但是,你不是学医的吗?难道也会我做的这些东西?”

  白蒙挑了一下眉,只见他用食指轻轻的戳了一下架在他那高挺鼻梁上的眼镜。白蒙又露出他那迷人的微笑、继续说道:

  “嗯?当然、不会了。我的意思是可以帮你泡杯咖啡,或者我可以在旁边看书陪你。”

  瑶光听完白蒙的话后,当场石化。下一刻,瑶光差一点咆哮出来。瑶光深吸一口气,眼神幽怨的盯着白蒙,声音也略微有些激动的抱怨道:

  “切~真是的,浪费我的感情!”

  说完瑶光便傲娇的转过头,不再理睬白蒙。只见瑶光那张憋屈的大脸上止不住地连续翻着白眼。但是,此刻瑶光的内心却是幸福的。

  瑶光听完白蒙的解释后,她差点没控制住想要咆哮的情绪,只见瑶光还是有些激动的抱怨着,最后她还不忘对着白蒙补了一个大白眼。但不得不说,此刻的瑶光内心却是甜蜜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