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3.11

3.11

3.11 图曰老妹 8489 2018-11-24

  晨光折进了一杯白水

  而你偏偏是一块方糖

  甜蜜了我的整个深秋

  午后的暖阳透过落地窗户进入到温馨的卧房内,那顽皮的光跳落到那还在熟睡的女子脸上。

  只见,那张大床上的女子一动不动、睡得异常安分。也许这名女子并不知道,从她倒在床上的那一刻开始直至此刻,她竟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忽然间,窗外流光一闪,只见那趴在床上、脸颊略微泛红的女子,她的脸颊处竟闪过一丝光亮。走近细看才发现,那丝光亮竟是这名女子的口水。垫在她那张大脸下的被褥,也已经残留着些许污渍。

  突然间,那刚才还趴在床上熟睡着的女子忽然翻了个身,只见这名女子满脸痛苦的抱起了她的右腿,而后又听到她那龇牙咧嘴的哀嚎声:

  “哎呀喂,我的天呐,好疼啊。”

  那右侧小腿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迫使着床上的瑶光强行苏醒。只见那还躺在床上的瑶光迷迷糊糊的蜷起身子,她那半睁不睁的惺松睡眼里含着泪花,还有她那光滑白皙的额头上渗出的丝丝细汗。忽然间,瑶光又开始烦闷的骂道:

  “嘶~该死的,竟然又开始抽筋了。真的疼死老娘了,这怎么总是右腿中招呢!”

  小腿的疼痛已经彻底的击散了瑶光那朦胧的睡意,只见瑶光的脸部表情变的有些狰狞,微白的牙齿也狠狠的咬住了她那粉嫩的嘴唇。只听,瑶光大喝一声。刹那间,瑶光的双手强行用力掰直了她那还在抽筋的右腿。持续几秒后,她那右腿虽然还是有一些痛的颤抖,但小腿上的疼痛已经缓解了不少。许久之后,她的整条右腿才停止了疼痛。

  经历完腿抽筋的折磨后,瑶光已然十分精神。只见瑶光呆坐起身、胡乱地拨弄着她的头发,瑶光下意识的又望了眼墙壁上挂着的时钟。只听,瑶光又开始尖叫道:

  “啊!已经一点半了?我的天哪!睡过头了!”

  瑶光已经顾不得她那还有些不适的右腿,只见她急忙地跳下床、直奔向卫生间,待她快速的洗漱一番后又折回了她的卧室。

  只看那瑶光十分粗鲁的拉开衣柜,从她那堆乱糟糟的衣服堆里,胡乱的翻找着合适的衣服。当一套较厚的运动服出现在瑶光的手中时,只见瑶光匆忙地将它套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瑶光又随便地抓起一只包包便慌乱地跑出了大门,来到了隔壁的大门前。

  咚咚咚~

  瑶光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毫不客气地砸着白蒙家的大门。忽然瑶光看到了大门旁边的门铃,于是瑶光又手贱的按了几下门铃。

  白蒙以为门外的瑶光出了什么事,只见白蒙提着已经准备好的行李,飞快地跑向了玄关处。

  当白蒙打开门的一刹那,瑶光便低下头着急忙慌的说道:

  “哎呀,抱歉白蒙,我睡过头了。我们会不会迟到了呀,迟到了会不会对你有不好的影响啊?”

  当白蒙快速的打开大门时,只见门外的瑶光只是低着头、不停的喘着粗气而已,并没有什么异常。白蒙刚才那颗悬着的心也悄然落下了,白蒙又听到瑶光说的那些话,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只听,白蒙那温柔的嗓音轻声说道:

  “这么快就睡好了?其实你不用这般着急的,真的。”

  瑶光听到白蒙那温润迷人的声音,知道他没有生气,也没有责怪她迟到。瑶光这才松了一口气,抬起她的大脑袋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白蒙。

  只见白蒙身披一件较厚的浅灰色呢大衣,里面穿的是一件纯白色的毛衣,搭配着一条深褐色的铅笔裤,脚上穿了一双漆皮中筒靴。外加上白蒙那高挑的身材,俊朗的容貌,优雅的言行。瑶光直勾勾的盯着白蒙,久久都不眨一下眼睛,只见瑶光的呼吸逐渐变的停滞、眼睛也瞪得溜圆,那双还算得上水灵的眼睛好似也同那恶狼般泛着绿油油的光。

  白蒙看到如此摸样的瑶光,不由得笑着调侃了她一句,说到:

  “怎么,惊艳到让你又犯花痴了?行啦,赶紧擦擦口水吧。”

  瑶光听到白蒙的话,这才回过神,只见瑶光下意识地擦了擦嘴角,只是她的嘴角处什么都没有。

  忽然,瑶光便听到白蒙那爽朗的笑声,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次被白蒙耍了。瞬间,瑶光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大大白眼、伴随着一声轻哼,又见瑶光那粉嫩的小嘴嘟起。瑶光在心里开始了一阵儿嘀咕道:

  “过分了啊!你以为我想犯花痴啊,谁叫你这样好看。竟然又那么会打扮,连我都自愧不如啊。”

  白蒙看着瑶光此时脸上那异常丰富的小表情竟十分欢喜,忽然,白蒙伸出那洁净修长的手,摸了摸瑶光那颗大脑袋,而后满眼柔情、一脸宠溺的说道:

  “好了,不逗你了。既然你也已经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出发吧。”

  说完白蒙便提起玄关处那早已收拾好的背包,拉着瑶光的手便向那地下车库走去。瑶光看到白蒙拎着的大背包不禁好奇的问道:

  “你带了好些东西吗?”

  白蒙嗯了一声后忽然发现,瑶光竟只是带了一只很小的拎包,他又目测那瑶光的包里似乎并没有放什么东西。瑶光看到白蒙一直在打量着自己的包包,只见瑶光神色纠结、略微有些尴尬的笑着说道:

  “那个,嗯,我不知道要带些什么啦。所以,我只放了一包纸巾还有一部手机而已,额呵呵。”

  “嗯,没关系的,我带齐全就好。”

  白蒙的贴心总是让瑶光的内心倍感温暖,瑶光那望着白蒙的眼神也变的越发的炙热。忽然,瑶光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只见她又是时不时地偷瞄着白蒙的侧颜,然后发出阵阵的傻笑声。

  虽然白蒙一直在刻意的忽略着那来自瑶光的火热目光,但他的耳根还是有些控制不住地泛红。不管怎样,至少此时的他心里并不是他之前想象中的那么的糟糕。只见,心情不错的白蒙,他的嘴角也跟着微微翘起,他那双明亮的眸中噙着的柔和,似乎更加衬托他那温润儒雅的形象。

  只听,白蒙忽然有些俏皮的说道:

  “再看就要收费了。”

  说完只见白蒙那满眼的笑意好似要溢出一般,就连他那嘴角处的笑意弧度也跟着不自觉地扩张开来。

  而对于听闻白蒙说,再看他就要收费的瑶光来说。瑶光的心里下意识的发出了“咯噔”一声。只见瑶光快速的转过头,真的不再看一眼白蒙了。

  白蒙看到瑶光如此决绝的转过的头,他微微张开嘴,不禁呆滞了几秒,随后,白蒙便有些失笑的说道:

  “你这个小妮子,果然是有守财奴的潜质啊。”

  “哼!”

  “真的这样决绝?不再看我一眼了?”

  忽然,白蒙凑近了瑶光,声音还有些贱兮兮的说到。

  “哼!”

  直到他们二人走进了地下车库,来到了白蒙的那辆棕黑色拉风的越野车旁,那还在和白蒙赌气地瑶光依旧没有看他,更没有再说一句话。

  但,白蒙还是一脸微笑,很自觉的为瑶光打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只是,瑶光这一次竟选择视而不见,只见瑶光越过了白蒙,自顾自地拉开了那副驾驶位后面的车门,然后麻利的钻进车里去。

  白蒙挑着他那好看的眉毛,一脸诧异的看着那对自己视而不见的瑶光。只见,白蒙环抱着手臂,倚靠在车门旁,声音略微无奈的说道:

  “你个小丫头,气性怎么忽然变的这么大?”

  瑶光只是“哼”了一下,然后继续不理会白蒙。

  “没用,反正我已经生气了,哼!”

  此刻,瑶光的内心跟着一起叫嚣到。

  白蒙见瑶光依旧没有其他反应便有些示弱的继续说道:

  “别生气啦,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

  瑶光虽然没有说话,但当她听到白蒙的解释时,她的内心却是笑的十分的开心:

  “哼,开玩笑也不行,跟我谈钱就是伤感情!没得讲!”

  白蒙哪里知道此时瑶光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只见,白蒙那修长白皙的手无奈的扶着他那光洁的额头,他那帅气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妥协的味道,只听白蒙继续示弱的说道:

  “哎,败给你了。那这样吧,你以后随便看,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想看哪里看哪里。如何?”

  噌~

  瑶光听完白蒙这么不要脸的话,只见她的脸颊瞬间胀的通红,瑶光忽然转过头,娇嗔的睨了一眼白蒙,佯装生气的样子,又十分害羞的说道:

  “流氓,谁要看你呀。”

  白蒙听着瑶光喊他流氓,又说了这句无厘头的话,白蒙有一刻是懵逼的,他是真的被瑶光惊到了。只见白蒙挑着眉、一脸无辜地看着瑶光,那略微张开的嘴竟有些无言以对。

  当瑶光看到白蒙那张神色异样、不知所措的脸时,她这才发觉,一切都是她自己想歪了,也错怪了白蒙,这下搞得瑶光的脸颊、红的更加的不自然了。

  白蒙略微有些尴尬地轻咳一下,眼神却瞟向了别处说道:

  “好了,你还是坐到前面来吧。乖。”

  只听,那略微稳住了心神的瑶光不咸不淡的“哦”了一声,随后她便低着头跳下了那辆越野车,而后便重新坐回了那个副驾驶的位置。

  白蒙看到瑶光听话的坐回了她的位置,只见白蒙随意地耸耸他那略微有些僵硬地肩膀、又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而后白蒙便提起他的那个大背包,把它轻放到他的这辆越野车的后备箱里。

  就在这时,白蒙拉开了他那背包上的拉链,忽然间,一只精美的餐盒出现在他的眼前。这是一只十分精致的餐盒,虽然它看起来是小巧玲珑样,但它的容量却十分的大。此刻,这只餐盒正安静的躺在这个大背包里。只见白蒙动作优雅地取出餐盒,而后再次拉上了他的那个大背包。随后,白蒙又轻轻地按了一下后备箱上的按键,紧接着白蒙便拿着那个餐盒,平稳地走进了车里。

  “趁热吃了吧,应该还没有凉。”

  当瑶光看到那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餐盒时,只见她呆萌的盯着那餐盒几秒。而后,瑶光又愣愣的看着那个正在举着这餐盒的白蒙。突然间,瑶光面露喜色、百花齐放。下一秒,瑶光一把夺过白蒙手中的餐盒。只见,瑶光如饿狼般狠狠地盯着她那手中的食盒,而后,只听那笑的十分灿烂的瑶光说道:

  “哎呀呀,有心啦有心啦!白蒙蒙,你真的是太棒啦,深得我心呐。”

  白蒙看着那刚刚还有些呆傻,现在又异常活泼的瑶光,她的这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不得不让白蒙惊讶,只听白蒙温柔的浅笑道:

  “你这小丫头,看到有东西吃竟会这样的、开心。”

  “那是当然啦,民以食为天嘛。哦对了,那你是已经吃过了嘛?”

  “当然,你趁热吃吧。”

  白蒙说完只见瑶光微皱眉头,那表情好似吃了苦瓜一般。过了许久,白蒙也没见到那刚刚还兴致勃勃捧着食盒的瑶光,打开那手中食盒的动作。白蒙的心里便猜想着,或许是因为瑶光怕弄脏了他的车吧。于是,白蒙又温和的对着瑶光轻声说道:

  “放心吃吧,我尽量开稳一些,不会让你噎到的。”

  当瑶光听到白蒙这么说时,只见她刚才的那副愁眉苦脸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她那有些不正经的坏笑。

  不得不说,瑶光她确实是真的饿了,虽然她平时是有些贪吃。此时,白蒙见瑶光的表情异常丰富,他就知道瑶光怕是又开始在心里计划着什么:

  “哎呀,既然白蒙他都这么贴心的、为我准备吃的了。而且,他那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应该也不会再计较我弄脏了他的车吧。嗯,应该不会,更何况我也没那么邋遢。那好吧,我就不再推脱了,不然就显得太矫情了!哎呀,一看这里面肯定是装了不少的好吃的,那我就索性的、大大方方的把它吃了吧。”

  此刻,白蒙又见那瑶光眉飞色舞、异常夸张的说道:

  “好吧,这可是你说的啊,那我可就真的就不客气了啊!”

  瑶光说完便兴冲冲的打开了食盒,当食盒里的那些精致的菜品出现在她的眼前时,刹那间,瑶光那脸上竟然呈现出一片祥和、忽而又十分陶醉的景象。下一刹,又见那瑶光异常夸张的吸着那食盒里还隐约冒着热气的食物。此时,瑶光被那阵香气四溢的清甜气息包围着,此刻,瑶光的心里有无数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

  瑶光忽然轻轻的,抽嗒了一下她那小巧的鼻子,而后她便拿起白蒙早已为他准备好的那双筷子,毫无形象地疯狂地吃了起来。

  白蒙则微微一下,平稳地驾着车向郊游地点驶去。

  Y城固然十分繁华,那城里的条条主干道路也十分的宽阔,但这却还是敌不过居住在这城里的众多的人口。只见那一条条平坦宽阔的道路上,依旧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犹如那一条条游动的铁龙般,生生不息。

  而今又遇上周末,只见那车内的导航显示屏上所呈现出的Y城地图,那几条主干道路基本已被红色的线条所霸占。虽然白蒙已经选择绕行,开在一条不是很拥堵的道路上,但还是避免不了那走走停停的路况。

  平时几分钟就可以通过的路口,这次竟生生的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心态再好的白蒙,也开始变的有些烦躁。只是,白蒙身侧的瑶光,此时却相当的平静。

  白蒙一边面无表情的缓慢地开车,一边小心的瞟着后视镜里的瑶光。只见瑶光的神态十分平和,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十分的悠闲。白蒙又见那瑶光时不时地、大口大口地扒着米饭,好似他们此时被堵在路上,搞得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忽然间,白蒙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情愫涌上了他的心头,此刻的瑶光竟令他感到莫名的安心,就连瑶光那不太雅观的吃相,他也都觉得十分可爱。白蒙不禁在心中自嘲的说道:

  “呵,原来傻气真的是会传染的。我竟然又出现了这种错觉,一定是我休息的不够好,精神错乱,是这样的吧。”

  忽然,白蒙意外的瞟见了,那瑶光的脸上竟蹭上了些许番茄酱。白蒙看着那满嘴还泛着油光的瑶光,只见,白蒙的眉头不自觉的凑在一起。下一刻,白蒙十分无奈的从他身侧的纸抽盒子里,快速的抽出了几张洁白的纸巾。随后,白蒙的那只白皙的手,下意识地向瑶光的脸颊伸去,想快点帮她把脸上的污渍擦干净。

  瑶光诧异的盯着她眼前的这只伸过来的、几近完美的手,只见瑶光瞪着那双大眼睛,一脸震惊、无比惊讶的看向她身旁的白蒙,忽然间,瑶光挑动着她那浓浓的眉毛,眼神中闪烁着零星光芒,而后又一脸坏笑的说道:

  “欸,白蒙蒙,你的那个洁癖症是不是已经治好了?哎呦不错呦!”

  只见,那只正夹着几张洁白纸巾的修长手指,突然间停顿在那距离瑶光脸颊还有几厘米的空中。

  转瞬间,一股毫不掩饰的嫌恶表情,突然爬上了白蒙那张无比俊俏的脸上。只见他那好看的眉眼也随着一同紧锁。忽而,白蒙又十分傲娇的张开了那刚刚还钳着纸巾的洁净手指,只见那几张可怜的洁白纸巾,缓缓地飘落到那正瞪大眼睛、一脸坏笑的瑶光身上。下一瞬,白蒙便神情冷漠的转过头。只听,白蒙那低沉的嗓音中夹杂着一丝烦躁的味道、说道:

  “自己擦。”

  瑶光看着白蒙那傲娇的样子,还有他那吃瘪的表情。笑点极低的瑶光,一时间没能控制住她的情绪。顿时她便没心没肺的爆笑出来。只听,这隔音极好的越野车外,都可以隐约的听到瑶光那夸张的笑声。

  或许是因为瑶光笑的太过夸张、搞得她气息不顺,导致了此时的她不停的在打着饱嗝。而她身旁的白蒙,听着瑶光那接二连三的饱嗝声音,只见,白蒙的脸色也因此变的更加奇怪,白蒙的那张脸看似是在生气,但实则是在那儿强憋着笑意。

  瑶光深知自己可能是因为嘲笑白蒙而遭到报应了,所以,瑶光耷拉着她的大脑袋,一边忍住打嗝发出的奇怪声音,一边小心翼翼的对着白蒙轻声说道:

  “那个,嗝~我吃饱了。嗝~”

  白蒙微侧过头,有些嫌弃的瞟了一眼那正用一手捂住嘴的瑶光,只听白蒙的语气略微有些平淡的说道:

  “拉开你前面的抽屉,里面有口香糖。”

  瑶光点点头,十分听话的拉开了她前面的抽屉。当瑶光拉开抽屉时,她惊奇的发现这抽屉里面除了有几盒不同口味的口香糖外,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零食。只见瑶光两眼放光的盯着眼前的零食,心里嘀咕着:

  “我的天哪,咋这么多小食品呢?不知道的人以为你这是开食杂店的呢。”

  随后,只见瑶光的情绪异常激动的在那堆零食里面乱翻一通。忽然,瑶光竟又发现,这堆零食里面还有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儿。只听,瑶光的情绪十分激动的叫道:

  “哎呀,这是你的百宝箱吗?咋什么玩意都有呢?没想到你还好这口呢?有品位啊,刮目相看啊。”

  白蒙偷瞄着那一脸天真的瑶光,只见,白蒙的神情也逐渐变的柔和,他那迷人的嘴角也不自觉的微微翘起。只听,白蒙用他那十分平静的声音说道:

  “专门用来哄小孩子的。”

  白蒙并没有转过头去看瑶光,而是认真的看着前方道路。

  “嗯?哄谁家的孩子?卓老头?哦不,卓神医的?”

  只见,瑶光突然停止了她那翻看东西的动作,而后看着白蒙,一脸好奇的问到。

  白蒙不需要转过头看瑶光的那张脸,就可以想象得到,此刻的瑶光那脸上的表情一定是十分丰富的。只听白蒙轻笑了一声,而后缓缓地说道:

  “近在眼前。”

  瑶光听完白蒙的回答后,她不禁满头黑线。只见瑶光撅着嘴,斜眼皱眉的盯着那正在认真开车的白蒙,瑶光的心里暗自悱恻道:

  “尼玛,闹了半天,你竟然当老娘是小孩子?怎么,你觉得老娘是这么容易被你哄的?”

  白蒙感受着那身侧的人儿身上时不时地溢出那不爽气息,白蒙又瞥到了瑶光脸上那阴晴不定的表情。白蒙不由得摇摇头、失笑的说道: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只是怕你无聊罢了。”

  听到白蒙的解释,瑶光那心情忽然又变的十分顺畅。好似刚刚那糟糕的心情,没发生过一般。只见,瑶光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说道:

  “真的?特意为我准备的?”

  “不会是你的那些爱慕者送的吧?”

  忽然瑶光想到了些什么,只听,她的语气有些酸溜溜的问道。

  白蒙听到瑶光的话感到十分的诧异,许久之后,只见白蒙神色了然的低声说道:

  “嗯?她们不会。”

  显然瑶光对白蒙的回答非常的不满意,只见瑶光双手环抱着胸,一脸的不开心的继续追问道:

  “为什么?我可是晓得的,你可是有一群的爱慕者呢!”

  白蒙听着瑶光那不太友善的语气,不禁失笑道:

  “呵呵,是么?我都不是很清楚,你又是从哪里得知的?”

  “哼,我就是知道。你可别蒙我啊。虽然我没谈过恋爱,但是我看过啊,反正我就是知道!”

  看着瑶光那异常可爱的表情,白蒙也只是随意的耸耸肩。待两人沉默了一会后,只见白蒙那俊朗的面容没有流露出一丝的表情,只听白蒙平淡的说道:

  “也许、是因为矜持吧。”

  瑶光听完白蒙这不咸不淡的回答后,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内心竟十分的不爽,甚至还产生了些莫名的焦虑,这不安的情绪导致着她的声音也变的更加不友善。只听,瑶光有些愤懑的说道:

  “嗯?喂!你是在说我不矜持吗?白面瘫。”

  看着瑶光那异样的情绪,白蒙似乎觉得现在的自己就是那种说多错多的状况。白蒙想尽快的结束这一无聊的话题,只见,白蒙迅速的缓和了一下情绪他的情绪,柔声说道:

  “你不一样。”

  当情绪低迷的瑶光听到白蒙这句话时,只见瑶光的双眸忽然亮起,她的那颗心也再次变的激动起来。忽然间,一个打扮的十分怪异的瑶光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只见那怪异的她一边在那甩着手绢,一边在那儿自言自语的嘟哝着:

  “早说嘛,害人家担心那么久!嘿嘿,不过没关系哦!我原谅你啦。铺垫了这么长,难道他这是要向我表白的节奏嘛?哎呀妈呀,好激动啊!怪不得要约我一起去郊游呢!那我该怎么回答他呢?马上接受他吗?会不会太不矜持啦,哎呀,真讨厌啦~”

  “你是我的特殊病患,也是我的房客。”

  咔嚓~

  只听,一道清脆断裂的声音出现在瑶光的脑海里。瑶光只觉得此时的她全身僵硬,身心又好似被劈成了几半。此刻,瑶光的神情异常的恍惚,只见,瑶光深吸一口气,而后颤颤巍巍的问道:

  “只是,这样?”

  看着那阴郁低落的瑶光,白蒙的嘴角浅浅的弯起,忽而说道:

  “当然,你还是我的朋友,你的任何事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瑶光拧巴着她那浓浓的眉毛,细细的揣摩着白蒙的这句话。忽然,她觉得自己的眼前一亮,豁然开朗。

  “哎呦,那你直接说我是你最重要的人不就得了,说的那么委婉做什么。”

  瑶光急忙的纠正道,此刻的她真的是开心到爆表。只见,她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忽然,瑶光娇羞的看了一眼白蒙,而后又装作一副老成的样子,轻声的嘟哝道:

  “你说你这人吧,什么都好,浑身上下全是优点。唯一有那么一丢丢的不足,就是你吧,总喜欢说,嗯、说一些涵义极深的话,害的我总是会错了意。”

  只见瑶光一边缠绕着自己的手指,一边随意的瞟着那窗外的迷人景色。只是那忙着窃喜的瑶光丝毫没有注意到,当她说到自己是白蒙最重要的人的时候,白蒙那温柔的眸光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无尽的冰冷,就连他那迷人的嘴角也划过一丝嘲弄。但很快,白蒙便又恢复了往日的温和形象。只见,那温润的白蒙满眼柔情的对着瑶光说道:

  “嗯,你开心就好。”

  看着如此迷人的白蒙,瑶光只觉得她那心脏好似就快要蹦出一般,而她那张白嫩的脸颊也烧的异常滚烫。只见,瑶光用她那短粗白嫩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捂住了她那张平凡的大脸,时不时地发出“咯咯咯”的诡异笑声。

  许久之后,只见那瑶光神态异常的扭捏,好似在冲着白蒙撒娇。只听,瑶光佯装着可爱说道:

  “哎呦,我说蒙蒙呀,你这口不对心的样子,可不讨喜呦!虽然,你怎么样我都是喜欢你的啦。”

  白蒙看着此时十分不正常的瑶光,竟一时间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尤其是,瑶光刚刚发出的那恐怖笑声。只见,白蒙轻咳了一下,而后轻声的说道:

  “好了,不要闹了,你不是要做个安静的美少女么?”

  听到白蒙的话后,只见那瑶光瞬间的捂住嘴、一动不动。只有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天真的冲着白蒙眨了眨。只可惜,瑶光的内心却不似这般安静:

  “糟糕,我太得意忘形了!哎呀我的天,我怎么这么蠢呢!该死的!真是受不了我自己!好想抽自己啊!”

  白蒙见他身旁的瑶光终于安静了下来,他的内心也默默的松了一口气。白蒙看着瑶光那可爱的小表情,他不由得眉眼弯弯的冲着她笑了笑。而后,白蒙又看了一眼车上的导航,只听,白蒙一脸宠溺的说道:

  “乖,我们还有一段时间的车程。你还是先睡一下吧,毕竟你昨晚又熬了个通宵。等我们快到了,我再叫你,好么?”

  瑶光瞪着那圆溜溜的大眼睛,一副乖巧样的点点头。然后,瑶光又瞄了一眼他们二人之间的导航,看着那屏幕上显示着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瑶光不由得恹恹地说道:

  “怎么还有走这么远啊?你真的不需要我陪你聊天解闷嘛?你自己开车不会无聊的嘛?”

  听完瑶光的话,只见白蒙露出那浅浅的笑容,而后下意识的回答道:

  “你忘了,我是个安静的美男子呢。”

  白蒙的回答不禁让瑶光挑了一下眉,心里止不住地歪歪着:

  “嗯?这家伙这次竟然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学坏了啊。不对,莫非是他终于承认了我在他心里的重要性,然后也和我一样开心过头了?不至于吧,啧啧啧,瞧着出息,闷骚就是闷骚。行吧行吧,你赢了。”

  “那好吧,我就不打扰你这个美男子了。反正我也吃饱喝足了,确实也开始犯困了,你就好好开车吧。午安”

  说完瑶光便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然后她又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只见,那副驾驶位上的瑶光,伴随着车内舒缓的轻音乐,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