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楔子 落跑新郎

楔子 落跑新郎

楔子 落跑新郎 秋,风吹过 1943 2017-12-24

    “各位观众,上午好,现在是上午十点整。下面为大家播报整点新闻……”

  富丽堂皇的酒店贵宾室里,一个男人正斜坐在桌角上,望着落地窗外的草地,怔怔地发呆,没有去看在身后不断转化画面的电视。

  他的腿很长,比例完美,即便这样交叠着,斜倚着,也还是能看出他身材的修长伟岸。那一身黑色的新郎礼服,穿在他身上,比画册上的模特还要完美。

  而他的侧脸,刀刻般立体深刻,像极了欧式的雕像,神一样俊美。

  很快,窗外的草地上便走来一波又一波的人群,宾客如云,热闹非常。

  有人隔着落地窗看到了他,对他热情地招手微笑,表示祝贺。

  他看到了,却还是没有表情,眸光一转,冷冷地看向了别处。

  那些人的笑,都不是真诚的,就如同今天的婚礼,让他厌恶。

  可是,厌恶又如何,抗拒又如何?

  今天,他还是站在了这里,还是穿上了新郎的礼服,还是要迈进婚礼的礼堂,去牵一个毫无感觉的女人的手。

  为了这么讨厌的一天,他让她离开了。

  那个唯一让他有过感觉的女人。唯一让他有过起伏和冲动的女人。

  离开了……

  “我不为别的,只为爱你。这样还是留不住你吗?”

  耳边又响起她说的话。眼前又浮上她那双盛满晶莹泪水的眼睛。

  那天的情景,每想一次,他的心就钝痛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疼痛得厉害。

  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一个迟钝的梦中人。而这些真实的疼痛感,终于要让他从梦中醒来了,去看清自己想要的,去追寻自己梦想的……

  “三少,客人们快要进场了,老爷让我来叫你出去迎宾。”

  一个男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对新郎恭敬地说。

  新郎顿了顿,回过头来,终于完整显露的正脸在阳光下那样夺目。

  他是雷玄,是雷家的三公子,也是鼎鼎有名雷氏娱乐的继承人之一。

  一年前的他,还是WOLF的保镖。现在,他早已回归了家族企业,成了雷氏娱乐的副总裁。

  而今天,是他与沃纳公爵之女美洛蒂的婚礼。

  “三少?”

  看到雷玄还站在原地,男人又忍不住催促了一声。

  “嗯。”雷玄终于动弹了,迈开长腿准备离开房间。

  就在他经过墙壁上的壁挂电视时,新闻主持人正在这样说。

  “今晨七点,在过江的轮渡上,发生一起跳江自杀事件。根据轮渡上的人提供的视频和讲述的经过,跳江的是一名年轻女子。在视频上我们可以看到,当轮渡来到江心时,这个一直站在角落里抱着一把琴的女人,没有任何征兆地就从甲板上跳了下去。当时事发突然,江水又很急,等轮渡上的人跳下去救人时,女孩已经没了踪影……”

  “雷少,雷少,你怎么了?……”

  看到雷玄忽然变了脸色,惨白着脸死死盯着电视屏幕站着不动时,男人不由担心地唤道。

  可是雷玄听不到他的声音。

  他所有的感官都陷到电视里去了,从未有过的惊恐,能震碎灵魂的恐慌!

  电视上的视频画面并不清楚,而且在晃动。大概是哪位在轮渡上的游客在拍摄江面的风景时,无意间拍到的。而在那个抱着一把琴的年轻女人从甲板上跳下去之后,画面也剧烈晃动了,然后没有了。

  不,不是琴!他敏锐的视觉看清楚了!那是一把贝斯!被女人紧紧抱在怀里的,是一把贝斯!

  那样的身材,那样的贝斯……

  尤念兮!

  心底咆哮一声,雷玄忽然用力地推开站在门口的人,撒开腿往外面跑去!

  “雷少!雷少!婚礼的宴会大厅不是在那边,你跑错地方了!雷少……”

  男人不停地喊着,也不停地跑着。可他哪里追得上健步如飞的雷玄,就那么眼睁睁地看他跑出了酒店,没有回头过!

  ——————————————————————————————

  推开那扇进出过无数次的公寓门,雷玄站在门口,不自觉地深呼吸了一口气,也不自觉地,喉咙有些发紧。

  “尤念兮,我知道你在家,出来吧。”

  喉头颤了一下,可他发出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一如既往的平静,好似没有半点波澜。

  五秒过去了。

  没有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尤念兮,你知道,我不喜欢重复。”他还是站在门口,对着空荡的屋子说话,好像她正躲在某个房间里轻轻地笑,和以前一样。

  两分钟过去了。

  房间里依然没有半点声音。

  除了他渐渐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咯咯的咬紧牙根的声音。

  痛……真的好痛……

  左胸膛的某个地方,像是被挖去了一整块,生生地疼痛,又不停地灌进刺骨的寒风,让疼痛更加锥心刺骨!

  “兮兮!尤念兮!”

  静默半分钟后,雷玄突然咆哮起来,突然疯了似的闯进每个房间里,疯了似的寻找,甚至连橱柜都没放过。

  “兮兮,你出来!告诉我,你还在这里!你没有离开,你就在这里,对不对!”

  嘶吼着,他的双眸已经布满了血丝。

  终于,当他颤抖的双手打开尤念兮音乐室的一扇柜门时,他呆立在那。

  柜子里是空的。

  那把一直放在那里的贝斯,不见了……

  不是她!不是她!一定不是她!

  心里在呐喊,可脑海里不停回放着刚才电视里的画面,回放着一个年轻女人抱着贝斯跳下江的那一幕……

  “尤念兮,你回来!我不结婚了!你回来!我不要你走了,不要你走了!尤念兮!”

  他不停地喊,可即便流淌下滚烫的泪,也只是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房间里孤独悲伤地回荡……

  ————————————————————————

  【为什么人总是要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当你转身不见,我的世界抹去唯一的星光。

  兮兮,在你倾尽所有的爱我之后,请允许我踏上跋山涉水的远程,去寻回你。】

  ——雷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